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極電強兵最新章節。

    風神的任務,估計沒個三四天是完不成的,因為教父和東方家族族長和一些族人藏身在大山深處,追蹤,是需要時間的。

    王猛相信,風神他們一定能成功,因為這次的暴風隊伍里,還加入了幾個古武執法者。

    至于金色農莊,必然會消失。因為王猛昨天在逃出金色農莊后,就給丹吉打去了電話,讓他立即帶隊剿滅金色農莊。

    丹吉早就準備好了,就等王猛的消息了,得到消息后,興奮的丹吉立即親自帶隊,進行剿滅行動。

    主要高手都被王猛宰了,那些被教父雇傭的傭兵們群龍無首,誰還會賣命。

    丹吉的軍隊一到,這些傭兵們全部落荒而逃,不戰自敗。

    丹吉帶隊,大殺四方。

    此次行動,可謂是順利至極,雖然談不上兵不血刃,但絕對是以微小的代價換來了巨大的成果。

    那些助紂為虐的村民也跑了不少,剩下的都被軍隊控制,一夜之間,金色農莊消失,所有罌粟被焚燒毀滅,煙霧騰騰,持續了三天三夜。

    在戰斗中也死了不少村民,但他們助紂為虐,死有余辜。

    狡猾的丹吉將這些死亡村民全部定性為教父的余黨,如此,就不會產生負面影響。

    大戰告捷,丹吉再立新功,雖然他沒逮住教父,但剿滅最大的毒品基地金色農莊,這個功勞絕對大上了天。

    丹吉興奮高興之余,對王猛是感激不盡,王猛可是幫了他好幾次了,丹吉把王猛當成自己的福星。

    四天后,風神帶隊回來了。

    看著風神和隊員們沮喪的神色,王猛心里咯噔一下子。

    “對不起!教父跑了?!狽縞窬尤幌蟯趺偷狼?。

    只有王猛知道風神為什么道歉,因為教父跑了,王猛和他身邊的人最危險!

    “執法隊不是在嗎?”王猛蹙眉,他從東方晉全的記憶中得知,教父的武功一般,但智慧超群。

    “族長東方晉武死了,要不是他拼死攔住執法隊,教父跑不了。我們的人根本攔不住他,所以我命令我們的人遠程攻擊,不得近身戰斗。這也是教父能夠逃脫的原因,否則,用我們的人拖延時間,等執法者騰出手來,還是有可能抓住教父的。這次戰斗中,重傷了一名戰士,輕傷八人!”風神神情黯淡下來,每一名暴風隊員那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對他來說,一個都不舍得犧牲,就是受傷,沒他都心疼!

    王猛眼睛有些泛紅,但他理解。

    “他會找我的!”許久,王猛才說道。

    “你小心點!我會派人?;つ閔肀叩娜??!狽縞衩靼淄趺偷囊饉?。

    “你們先休息,我去找丹吉?!蓖趺退底啪鴕?。

    “你找他干什么?”風神一愣。

    “我們的人,不能白受傷!”王猛說完,頭一不回地離開。

    風神苦笑,這小子是給受傷的戰士要醫療費去了。丹吉和王猛合作,絕對是?;魷嘁?,估計丹吉這次必須要大出血了。

    風神猜的不錯,丹吉確實付出了很大代價。不過,緬軍有錢,特別是駐扎在金三角地區的陸軍部隊,幾乎天天都有大把的錢進賬。當然,這些都是灰色收入。

    丹吉被王猛敲詐,不但沒生氣,反而很高興,一是他不差錢,二是,王猛敲詐了他,他們之間的這次人情就扯平了。當然,朋友關系是無價的,還在!

    修整三天,風神帶隊回國,他想留下幾個高手?;ね趺?,被王猛拒絕。

    王猛自信,教父要是敢對他下手,他無懼。但自己身邊人太多,教父要是對自己身邊人下手,王猛反而會應接不暇,掣肘了他的發揮。

    打發走風神,王猛把山貓和類人猿兩人留下,金絲猴幾人被王猛趕回華夏。

    在丹吉的大力支持下,王猛考察了緬甸國內的相關產業和市場。

    在軍政體制的緬國,陸軍司令丹吉的人脈極廣。

    王猛現在還只是畫餅充饑,實際上他所謂的企業目前還是個皮包公司,還沒建廠呢。

    可即使如此,因為有丹吉擔保,依舊有好幾個實力雄厚的緬甸商家與王猛簽訂了意向性協議。

    一切搞定,王猛滿載回國。

    梁衛國見王猛如此速度地就擺平了一切,贊賞不已。

    王猛離開這段時間,梁衛國也沒閑著,疏通關系,為王猛鋪路。

    王猛如今回來了,梁衛國就親自帶著王猛各方走訪,讓王猛與這些達官貴人混個臉熟,以后也好辦事。

    雖然王猛的計劃很龐大,向遍地開花,但王猛打算暫時停手,因為他忙不過來了。

    好幾個省同時開工建設,雖然用不著他親自去坐鎮,可是很多事情還是需要王猛親力親為去處理的。

    這些廠子的所有手續,包括原材料和設備,都是王猛跑的。人家只認識王猛,也只給王猛面子,別人誰也不好使。

    一遇到問題,王猛就得親自出面解決,可把王猛累屁了,就連回家看兒子,都成了奢望。

    沒什么經商經驗的王猛此時才感覺到,攤子鋪的太大也不是什么好事。本來在資金上就是一個蘿卜一個坑,萬一哪一環出現了差錯,資金接濟不上,那可就壞了。

    所以,王猛決定,就這些了!

    等這幾個產業發展起來再說。

    這幾個產業建成,估計也能安排幾萬退伍軍人就業。雖然今年裁軍二十萬,但地方上、部隊上會安置一些,還有一些自謀出路的,也剩不下什么了。

    關鍵是,每年都有退伍兵,要是都指著現建廠現安置,也不現實。

    氣球吹大了容易爆,這個危險意識,王猛還是有的。

    可是,王猛停下了腳步,有人卻不干了。

    王猛在一北一南建設了擁軍企業,可把北軍司令張北疆和南軍司令梁衛國給高興壞了。企業的建成,必然會解決北軍和南軍安置退伍兵就業的大難題。

    二人高興之余,就跟其他幾個軍區的司令吹牛,顯擺,還稱自己和王猛的關系怎么怎么鐵,要不?王猛能在北軍和南軍建廠?

    本來其他軍區的司令也沒覺得什么,畢竟,看王猛這架勢,是打算在全國東南西北中等地區,都要建廠的,而他們也和王猛關系也不錯,必然也會受益,所以也都沒當回事。

    可是,王猛突然停下了前進的腳步,幾大軍區司令可就不樂意了,怎么著?我們和你王猛關系不好怎地?

    王猛停下不走了,幾大軍區司令紛紛給王猛打電話,詢問怎么回事。

    王猛實話實說。

    幾大軍區司令倒是理解王猛的苦衷,可是,他們也要面子,也確實有困難亟待解決。本來今年裁軍,他們還指望王猛幫忙呢,可現在王猛這一停下,把他們給閃了。

    這哪行?

    除了張北疆和梁衛國兩人,其他軍區司令坐在一起研究,最終決定,還得讓王猛奔跑起來。但是,他們會給王猛減負,只需要王猛負責考察,規劃確立項目,拉來訂單,開拓銷路等前期工作即可,至于其他的手續和建設,以及后期的經營管理,他們自己負責。

    當幾大司令把這個他們認為非常滿意的計劃告訴王猛的時候,王猛都要哭了。心說,老大們?就前期的工作不好做,好不?

    王猛很想拒絕,只是,這些人他得罪不起??!要是他沒在南北軍建立企業的話,他有一大堆說辭可以推脫,可是現在不行了,你都幫了南北軍了,你不幫其他軍區,明顯有關系薄厚的嫌疑。

    王猛咬牙,干!

    幾大軍區司令見王猛答應,眉開眼笑。

    王猛淚流滿面。

    自此后,王猛都忙飛了,天天帶著山貓四處跑。

    山貓倒是很高興,因為,只要在外面,她才可以有機會和王猛做些造小孩的運動,要是回到北海,可就沒啥機會了。

    王猛知道山貓心里怎么想,看到山貓高興地樣子,王猛心里苦??!這事他怎么和范琳琳三女交代啊?

    范琳琳孩子都生了,因為要給孩子落戶,在趙蓓蓓和范兵兵的同意下,王猛已經和范琳琳扯了結婚證了。

    也就是說,王猛現在有了名正言順的妻子,現在他要是在外面和別的女人那啥啥,那他就是道德大流氓。

    王猛再次一咬牙,愛咋咋地!他豁出去了,王猛堅信,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

    忙碌,會顯得時間飛快。

    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群燕辭歸雁南翔。

    似乎是眨眼間,秋天就到了。

    伴隨著落葉飛舞,王猛和山貓風塵仆仆,來到西部邊陲西軍所在地,邊西省。

    一下飛機,王猛就看到一隊荷槍實彈全副武裝的士兵在瑟瑟秋風中昂首而立,他們的身后是十幾輛大大小小的綠色軍車。

    在隊列前面,站著一位標桿溜直的大將。

    大將身材魁梧高大,黝黑的臉膛棱角分明,雖然兩鬢斑白,但氣勢不弱,一雙明亮的不大不小的眼睛炯炯有神。

    此時,大將看到了王猛,嚴肅的臉上立即綻放出笑容。

    王猛走下舷梯,向大將走去。

    “立--正!”大將突然打雷般地吼道。

    咔咔咔,士兵們齊刷刷敬禮,動作統一流暢,氣勢不俗。

    王猛苦笑著回禮,他感覺周圍無數旅客的目光都詫異地看看向他。

    特別是同機的乘客,更是驚訝,這個和他們一起坐在經濟艙,年紀輕輕的年輕人,居然有這么大背景?

    “莫司令?你搞這么大陣仗干什么?你這可是違反紀律的!”王猛苦笑著對笑瞇瞇地看著自己的西軍司令莫寒江說道。

    “嘿嘿!我還不是怕你不好好給我干活嗎?”莫寒江笑著錘了王猛一拳說道。

    “老莫???你把我王猛當成什么人啦?我答應你的事情,還能偷工減料?”王猛翻白眼。

    “哈哈哈,那倒不會。我正好帶著這幫小子出去辦點事,順路來接你!”莫寒江笑著解釋,對于王猛沒大沒小的稱呼,毫不在意。別說王猛叫他老莫,就是現在叫他小莫,只要事情能辦成,他都樂意。

    “哦?什么大事還得你親自出馬?”王猛一愣。

    “哈哈哈!是鄰國部隊一位軍官過來,請求我們幫助他們抓些人,我來送他回國!”莫寒江小聲說道。

    王猛點點頭,沒深問,他知道,來的人級別不低,否則莫寒江不會親自送到機場,而且能勞動那么大的人物來邊西,這說明鄰國要抓的人對于鄰國十分重要。

    不過,這根王猛沒什么關系。

    王猛帶著山貓和莫寒江同乘一車,引領大隊人馬浩浩蕩蕩,離開機場。

    見王猛始終把山貓帶在身邊,莫寒江知道,這個女人是王猛信得過的人,又見王猛沒把山貓介紹給自己,他明白,有些話可以說,有些話不能當著山貓的面說。

    車上,莫寒江只是和王猛交流建企業的事情,別的什么都沒說。

    在軍營,莫寒江備了一桌當地特色菜肴,為王猛接風洗塵。

    吃完飯,王猛讓山貓先去部隊招待所休息,他則留了下來。

    “目前邊西的形勢怎么樣?我們建企業沒什么困難吧?”王猛喝了口茶水,問道。

    “形勢一片大好,原來這里因為有分裂和恐怖分子妖言惑眾,制造事端,很不穩定。但現在好了,國泰民安!”莫寒江說道。

    “你的功勞不小吧?”王猛笑著看著莫寒江問道。

    “不能這么說。部隊是平亂主力,但還是國家領導高瞻遠矚,運籌帷幄,決勝千里!”莫寒江說道,臉上現出些許得意之色。

    王猛樂了:“那我就放心了。我打算在邊西建設一家大企業集團,專門做出口生意。邊西與多國接壤,前景無限??!”

    “那可太好了!這么說,我們邊西的軍企是幾大軍區中最大的?”莫寒江眼睛大亮,喜上眉梢。

    “可以這么說,但是投資也是巨大,不過,也不是一蹶而就,可以慢慢來的。我初步制定了五年規劃,爭取在五年內完成目標!”王猛說道。

    “你還沒考察就定出計劃啦?”莫寒江很驚訝。

    “我對這里可不見得沒你熟悉?!蓖趺托ψ潘檔?。

    啪!

    莫寒江一拍腦門:“可不嘛,你小子以前可是總上我這蹭吃蹭喝的!”

    王猛老臉一紅:“我可沒白吃你東西!”

    王猛所在的暴風部隊就在邊西境內,要說其他軍區不知道,莫寒江可是知道的。

    王猛以前出任務歸來,都會在莫寒江這里歇歇腳的,莫寒江知道暴風部隊苦,每次都會特意給王猛弄點好吃的,走時還讓他給風神和暴風部隊的戰士們帶上一些必需品和好吃的。

    “哈哈哈,那是,那是,你小子確實也沒少幫我忙。嘿嘿,要說這幾大軍區中,你和誰的關系最好,非我老莫莫屬!我們什么交情?你是我老莫的救命恩人!”莫寒江哈哈大笑,笑著笑著,莫寒江居然眼睛濕潤了。

    “過去的事,就別提了!”見莫寒江如此,王猛想岔開話題。

    “王猛???謝謝!沒有你,就沒我老莫的今天!”莫寒江突然拉著王猛的手,動情地說道。

    “多大點事?說實話,我當時是怕你死了,我就蹭不到飯了,所以才救的你!”王猛笑著拍拍莫寒江的大手。

    “哈哈哈.....”莫寒江大笑。心里卻十分感慨,可惜首長要放這小子下地方,否則,他拼了老命也要把王猛搶過來。

    王猛和莫寒江的交情可不簡單,那可是過命的交情。

    邊西以前很亂,因為與多國交界,這里的流動人口很多,外國也人不少。其中一些心懷不軌的外籍恐怖分子和當地一些分裂分子狼狽為奸,制造出不少恐怖事件。

    莫寒江在一次大范圍強力打擊反恐行動中,被恐怖分子的火箭彈擊中臨時指揮部,莫寒江受重傷。

    恰巧王猛出任務歸來,去軍部蹭飯,得到消息后,急忙趕往軍區醫院。

    軍醫說莫寒江傷勢過重,目前只能維持生命,但時日無多。

    王猛當時就不干了,直接給風神打電話,要求教主出面。

    因為莫寒江身份特殊,風神破裂讓教主出面。

    教主來了,但是,治療生命垂危的莫寒江,需要一種奇缺的藥材---藍色曼珠沙華,又稱藍色彼岸花。

    這是佛典中記載的起死回生的靈藥。據說是四種天花之一,乃天界之花。

    七彩曼陀羅號稱七彩色彼岸花,死亡之花,它和藍色曼珠沙華正好是正反陰陽兩個極端的存在。

    教主說,藍色曼珠沙華真的存在,只是沒有那么神奇,但只要人還沒死,以藍色曼珠沙華配上其他稀缺藥材,那就是起死回生的神藥。

    不過,如今,據說藍色曼珠沙華已經滅絕或瀕臨滅絕,反正沒人見到過。

    藍色曼珠沙華生長的環境很特殊,對土壤和溫度的要求極高。

    藍色曼珠沙華十年才開一次花,它的藥效全部都集中在花蕊之中。所以,采摘的時候,不能早也不能晚,必須是在它開花時節。

    教主在在來暴風部隊前,曾在喜馬拉雅山脈中的一個山谷里看到過藍色曼珠沙華,但那時此花還沒成熟,也就才一年多的花齡而已。所以教主沒舍得采摘。但算算時間,現在距離開花應該還有三個月左右的時間。

    得到藍色曼珠沙華的生長位置,王猛二話不說,立即出發去尋找藍色曼珠沙華。

    臨走,教主告訴了王猛藍色曼珠沙華的具體方位,并叮囑他,那里是山脈深處,未開發地域。十分很危險,甚至可能遇見罕見的兇獸。王猛無懼,但要求教主一定保住莫寒江的命,等他回來。

    教主當即保證會維持莫寒江三個月的生命,但,超過三個月,教主也無能為力。

    王猛本就是叢林之王,一入山林如魚得水。

    王猛對野獸十分熟悉,一入山林,就召集了大批野獸伴他同行。

    王猛帶著野獸部隊一路斬殺,頗為順利。

    但是,如教主所說,這里有很多罕見兇獸。

    那些被王猛收編的野獸們見到罕見兇獸時,再也不受王猛控制,落荒而逃。

    王猛只能孤身面對。

    面對兇獸,王猛都得全力戰斗,才堪堪殺死或打跑兇獸。

    但王猛也每每都渾身帶傷。

    就是子啊如此慘烈的廝殺中,王猛終于找到了藍色曼珠沙華的所在。

    有靈藥的地方必然有奇獸守護,就在王猛要采摘藍色曼珠沙華時,一只足球大的笑臉毒珠,突然從王猛腳下竄出,大嘴差點咬斷王猛的雙足,好在王猛在地面震動時,已經察覺,但他怕藍色曼珠沙華有損,在摘走曼珠沙華之后,才竄天而起。結果被咬傷了雙足,又被毒液噴了一腳。

    王猛不敢戀戰,奪路狂奔。

    好在身上有教主給他防萬一的各種解毒寶藥,得以抑制住毒液。

    但雙腳已經潰爛,只剩下骨頭。

    王猛忍著常人無法忍受的劇痛,最終,在三個月期限來臨之際,王猛帶回來了藍色曼珠沙華。

    當時,王猛全身上下傷痕累累,渾身上下沒有一處無傷,就連他最愛惜的臉蛋,都翻了好幾個大口子,腳底板潰爛得更是慘不忍睹,都沒了血肉,只剩下發黑的骨頭連著筋。就連小腿都沒了一半血肉。

    但王猛只是用樹皮捆綁著腳丫子,走了幾萬里路山路。

    莫寒江得救了,王猛也被教主治好了,也是因此,莫寒江和王猛之間的關系非同一般。也是因此,教主才決定收王猛為徒!

    此時,莫寒江擦擦眼角,正色道:“不管怎么說,我的命是你的!“

    “行了,別婆婆媽媽的,說正事。你只要能保證擁軍企業在這里立足就行!”王猛拍拍莫寒江肩膀說道。

    ”好,說正事。軍企在這立足絕對沒問題。以前,這里還沒開發,交通不便,這也是造成此地混亂的原因之一。自從大開發之后,這里的交通條件得到了改善,部隊的戰斗力也火速提升,在嚴厲打擊下,分裂分子和恐怖分子被消滅。當然,也不可能一個殘余沒有,有些人隱藏的很深。不過,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早晚會把他們繩之以法的?!蹦檔?。

    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極電強兵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