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極電強兵最新章節。

    第341章太實誠了(修改)

    第二天清晨,王猛醒了,神清氣爽至極。

    王猛感覺內力和精神力都有所增加。

    王猛起身,穿好衣服,洗漱完畢,走出宿舍。

    大廳門衛是名退休的老警察,大家都叫他老楊。

    老楊見到王猛,立即笑臉相迎:“王局?起這么早?八點才上班呢?!?br />
    昨晚,老楊可是看到李局長親自送王猛進來的,李局長還很鄭重地向他介紹了王猛,這讓老楊覺得王猛這個年輕人不簡單。

    “呵呵,習慣了?!蓖趺痛笱圓徊訓廝檔?,以往,他可是睡到自然醒的。

    “局里只提供午餐,早晚自顧。出門左拐有個羊湯館,那里的羊肉泡饃,羊肉包子,雜碎羊湯,味很地道。你可以去嘗嘗!”老楊善意地提醒。

    “謝謝了老楊!”王猛笑著擺擺手,走出大門。

    此時,還沒到六點,路上機動車很少,尾氣自然就少,空氣很清新。

    王猛一邊舒展四肢,一邊溜溜達達找到老楊說的那個羊湯館。

    雖然才不到六點,但羊湯館里已經坐滿了人,有的食客就在擺在人行道上的小桌子上解決早餐。

    王猛個子高,坐小板凳根本坐不了,就等了一會。

    沒等多久,屋里就有食客吃完了,付賬離開。

    王猛被安排進屋里,但也并非一人一桌,四五個人圍在一個桌子上。

    王猛要了一屜羊肉包子和兩碗羊雜湯,稀里呼嚕就吃了起來,別說,味道真不錯。

    “劉叔?聽說了嗎?沉寂了一年之久的青龍大俠又開始作案了?老河鄉派出所所長都被他殺了!”和王猛同桌的一個皮膚黑黑的中年人,對身邊的一個頭發灰白滿臉老褶子的老頭說道。兩人的打扮像是市場市菜的,都穿著藍大褂子。

    “早傳得沸沸揚揚了,誰不知道?”老劉頭吸溜著羊湯,含混不清地答道。

    “殺得好!那個老東西欺男霸女,無惡不作,早就該死了?!敝心耆艘渙辰夂薜乇砬樗檔?。

    “確實該死。這叫啥?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他死了,你弟弟該出來了吧?你趕緊花點錢,找找人,沒有了他這個絆腳石,我估計,能弄出來?!崩狹跬酚糜妥章榛ǖ男渥硬亮艘話炎焐系撓退?,說道。

    “難??!你也不想想,我弟弟都已經判了有期徒刑,要是就這么無罪釋放了,豈不是承認了這是一起冤假錯案?公安局是不是得賠償?人家能出那血?”中年人搖頭。

    “說的也是!”老劉頭點點頭。

    “現在是法治社會,還有冤假錯案?”王猛聽得仔細,此時故作吃驚地插嘴問道。

    “市里的?”中年人看著王猛,上下打量著。

    “嗯,過來看朋友?!蓖趺偷愕閫?。

    “你干啥的?”老劉頭警惕性較高,狐疑地看著王猛問道。

    “你看我像干啥的?”王猛笑著看著卡巴著眼睛的老劉頭,問道。

    “大學生!”老劉頭打量王猛半天,才肯定地說道。

    王猛眉開眼笑:“您老眼力真好?!?br />
    老劉頭被夸,有些得意,摸著下巴說道:“老了,賣菜都看不清斤數了?!?br />
    “那就往多了說唄,要不,不賠了?嘿嘿!”王猛憨厚地笑著。

    “哈哈哈,你這個學生娃可真逗?!崩狹跬飯笮?,忽然神秘地對王猛小聲說道:“嘿嘿。我還真是這么做的!”

    說完,老劉頭又大笑起來。

    中年人也樂了:“雖然他老眼昏花,但是賣了一輩子菜了,抓一把也八九不離十,上下差不了幾分錢?!?br />
    “一看兩位就是實在人?!蓖趺橢樂心耆說囊饉?,順著說道。

    中年人和老劉頭很高興。

    王猛就這樣和兩人攀談起來。

    王猛了解到,中年人名叫耿新江,他有個弟弟名叫耿新河。

    耿新江在市場租攤位賣蔬菜水果,而耿新河專做水果蔬菜的批發生意,專門給縣城菜市場提供貨源。

    一次,耿新河開著小貨車從市里批發大市場拉著一車水果蔬菜回來,卻在縣城主道路邊被一輛大卡馬斯貨車給撞了。

    耿新河當場重傷昏迷,跟車的是耿新河的兒子,他因為上廁所幸免于難。

    耿新河的兒子上完廁所,才發現撞車了。

    見老爹滿腦袋鮮血,已經昏迷,就趕緊打了120急救??墑?,大卡馬斯司機卻惡人先告狀,要求耿新河賠償修車錢,否則就不讓重傷昏迷的耿新河就醫。

    耿新江聞訊趕到,見對方是老河派出所所長馬進財的兒子馬飛,就感到事情不妙。

    馬飛此人欺行霸市,無惡不作,但因為他老爸是鄉派出所所長,他老舅是縣委副書記,所以,沒人敢惹。

    耿新江知道惹不起,否則弟弟得不到及時醫治,可能就死了。

    耿新江也不敢犟嘴,就同意給錢。

    但,馬飛張口就要十萬。

    耿新江一個賣菜的哪有這么多錢?

    耿新河倒是有點,但是兩家即使都傾囊而出,也絕對不夠十萬。

    再說,救人要緊,哪有功夫取錢去?

    耿新江就商量分期付款,馬飛也同意了。

    耿新江把兜里的五千塊上貨錢先給了馬飛,這才把耿新河送進醫院。

    耿新河很幸運,沒死,卻丟了一條腿。

    住院期間,馬飛上醫院要賬,耿新河知道惹不起,就把兩家的全部積蓄的五萬元錢都給了馬飛。兜里剩下的錢,連醫藥費都交不起了,只能回家養傷。

    馬飛過了一個月又來要賬,耿新河確實沒錢了,馬飛大鬧耿家,亂砸了一通,后來逼著耿新河拿房子頂賬。六萬多蓋起來的三家大瓦房,就給作價三千元。

    耿新河一家不同意,結果全家人都挨了頓胖揍。

    因為派出所不管,耿新河實在是惹不起,只得流著淚搬進了哥哥耿新江家。

    可是,馬飛依舊不依不饒,又上耿新江家來鬧。

    耿新河實在沒轍了,就告訴馬飛,愛咋咋地。

    結果,當天,耿新河就被扔進了監獄,開始說是交通肇事,判一年半,后來又說是在獄中傷人,加刑一年。

    現在,三年都過了,可耿新河還沒被放出來。

    而且,就在最近一年,監獄方禁止耿新河家屬探望。

    老實巴交的耿新江也沒轍,就這么干等著......

    王猛一聽到這,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子。

    “要相信政府,偌大的國家有些害群之馬必不可免,自古以來,邪不勝正?!蓖趺腿拔抗⑿陸?。

    “倒是有文化的人,說出話來,讓人舒坦?!憊⑿陸腫煨α?。

    “老板?再來一屜包子和一碗羊湯,我帶走,他們兩人的帳算我的!”王猛喊來老板,結賬。一人十元,三人三十元,加上王猛打包的一份,四十元整。

    “兄弟,我可不能讓你付賬,你一個學生娃也不掙錢?!憊⑿陸泵棺磐趺?。

    “就是,你把錢拿回去?!崩狹跬芬怖棺?,但王猛依舊付了帳。

    “走了!”王猛走出羊湯館。

    耿新河追了出來。

    老劉頭也跟了出來。

    “小伙子?別看我們是蹲市場賣菜的,我們天天都還有點進項,你一個學生娃,也不掙錢,父母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趕緊把錢拿回去?!崩狹跬誹統鍪榍莞趺?。

    “一頓飯而已,下次你們請!”王猛笑著揮手,大步離去。

    “這孩子太實誠了!”老劉頭望著王猛的背影說道。

    “好人??!明天要是碰到他,說啥也要還回去?!憊⑿陸檔?。

    “呀!你看看,他咋進了公安局了?”老劉頭揉揉眼睛,突然說道。

    “???”耿新江剛要轉身,趕緊回過頭來,王猛的背影剛好消失在公安局大門口。

    “媽呀?他是公安局的?我跟他說了那么多,不會壞事了吧?”耿新江臉白了。

    “應該不會,他要是像馬進財那樣的人,他會給我們老百姓付賬?沒馬進財也不會到這羊湯館來羊雜碎!”老劉頭睿智地說道。

    “那倒是,不過,他看起來面生??!看穿戴不像縣里的人?!憊⑿陸P牡廝檔?。

    “可能是新來的官。人不錯,他好像很同情你弟弟的遭遇,估計他得管?!崩狹跬匪檔?。

    “新來的官?他才多大,頂多是個警員,他能幫什么忙?!憊⑿陸檔?。因為王猛沒穿警服,耿新江只能從年齡上判斷王猛的職務。

    “呀,不好,我們的趕緊去找他?!崩狹跬吠蝗煥鴯⑿陸妥?。

    “找他干啥?”耿新江不明所以,跟著走。

    “他要是警員,他要是管了咱的事,他還不得被踢出公安局?咱可不能害了人家!現在找個工作多不容易?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劉頭急火火地說道,大步流星。

    “對!咱不能害了人家孩子,不讓人家丟了工作?!憊⑿陸叛?,也急了,拉著老劉頭就跑。

    “你個兔崽子,你慢點,我多大歲數?你多大歲數?我能跟上你?你想累死我呀?”老劉頭哪里跟得上耿新江的腳步,跌跌撞撞,差點摔倒。

    耿新江趕緊慢了下來。

    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極電強兵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