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極電強兵最新章節。

    左勇看著換了面孔的王猛,心說,這個王正義初來乍到,雖然表現得高傲無比,又沒什么素質。但是,這個家伙走馬燈式的巡查,往往在訓斥干部時所說的問題,絕對不是子虛烏有,還恰如其分。這說明,這個王正義是有兩把刷子的,不是個棒槌。而且,省里已經透過話來,說王正義可能很有背景,讓他們不要掉以輕心。這說明省里也對這根本王正義有些忌憚。

    省里都忌憚,他們哪能不害怕?

    “王廳長說的是,我們一定謹記于心,回頭就召開全體司法行政干警會議,組織學習王廳長的講話精神,認真領悟,有問題就改,無則加勉?!繃柚臼興痙ň志殖ざ兆終寰渥玫廝檔?。

    “我還沒有給干部們講話嗎?哪來的講話精神?剛才我只是和你們說說話而已?!巴趺瓦誄魴“籽?,發黃的臉上露出笑容。

    董剛神色一僵。

    “王廳長一言一行,都值得我們學習!”裴向全反應挺快,解了董剛的尷尬。

    ”是否學習我講話的精神不重要,重要的是保證執法工作的公正性和合理性,不要與國法背道而馳。說,不如做。做,就要做好!我們不是為自己執法,而是為人民執法,必須讓人民滿意!人民滿意了,才說明我們的執法是正確的!”王猛說道。

    “王廳長一席話讓我受益匪淺,這簡直就是至理名言,我回去就把它裱起來,時刻警醒自己?!筆姓ㄎ榧親笥麓聳斃ψ漚涌?。

    “呵呵,左勇書記嚴重了,論行政權力,司法部門是在政法部門的監督之下。我可不敢當!”王猛眉開眼笑地說道。

    見自己的不著痕跡的馬屁把王猛給拍高興了,左勇心里鄙視,臉上卻很認真地說道:“您可是省里干部,論地位你可比我高。政法司法是相互關系,是監督管理與被監督管理的關系,政法部門卻不具體行使司法職能。縣官不如現管,論實際權力,還是司法部門大?!?br />
    ”呵呵。左書記理解得很透徹嘛!政法、法律、司法這三個概念屬性不一樣,不能相互混同。目前,司法有時候甚至是政法的下位概念,其實這是不對的,他們是有區分的,但又是相輔相成的?!蓖趺托ψ潘檔?。

    “王廳長說的極是!”左勇說道。

    左勇此時心里鄙視至極,裝什么裝?政法就是比司法大。政法部門負責協調公、檢、法、司、公安、武警等相關部門的關系。政法委的一把手是常委,你這個司法廳長是嗎?司法廳局所作為司法行政機關,負責法制宣傳、法律服務和法律保障作用。司法廳除上訴職責外還管理監獄、勞教所。去也只是在司法范圍內而已,哪里有管理著公檢法司的政法權力大?這小子還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

    王猛豈會不知司法和政法相比職權和社會影響都要小許多?除了個別監獄、勞教所之外,一般來說、監獄、勞教所都直接歸省級司法廳直接管理,而不是由所在地的司法局管理。但白水峰省是個個例。王猛難得糊涂,所以才有了此言論。

    他的目的又不在于此,說說而已,又不是真的如此。

    王猛這次視察,帶來了四輛越野車,一輛奧迪車。再加上左勇三人的專車和一輛開道的警車,加起來有九輛車之多。

    很有氣派!

    王猛似乎并不排斥這種前呼后擁的大排場,似乎還很喜歡。

    第一監獄到了。

    第一監獄監獄長汪宇,已經接到了裴向全的短信通知,此時早已經帶著監獄干警在監獄的大門外列隊相迎了。

    不等奧迪車停穩,個子不高,身材瘦瘦的汪宇小跑著跑過來,麻利地打開了奧迪車副駕駛的車門??雌涫熗返畝?,似乎經常如此。

    王猛下車。

    坐在后排的左勇三人也下了車。

    “第一監監獄長汪宇,歡迎王廳長光臨指導!”汪宇見王猛下車,立正敬禮。

    “嗯!你就是汪宇?聞名遐邇??!”王猛看著汪宇,眼中精光一閃。

    左勇等人聞言,心里咯噔一下子。王猛這是話里有話??!王宇名不見經傳,他有什么名聲?有,也是爛名聲!

    汪宇一愣,粗糙的臉上露出驚訝之色,不大的眼睛盯著王猛,詫異地問道:“我很有名嗎?您聽說過我?”

    “呵呵!你汪宇的大名,誰不知道?我一來就聽滿了耳朵。凌志市的老百姓中流傳著一句順口溜:凌志三大怪:公檢法,執法快;司法部門,無權派;監獄長,個個壞,一監獄長大變態!”王猛看著汪宇,臉色平靜,淡淡地說道。

    汪宇臉色煞白,僵在原地。

    左勇三人也是臉色大變。

    凌志市確實流傳有這句順口溜,這句順口溜膾炙人口,風靡凌志市,但卻都是貶義詞。說公檢法執法快,是說不問青紅皂白,說判就判,什么法律依據,事情真相,那都是浮云。說司法部門無權派,其實就是說司法部門就是個牌位,沒有發言權,沒有執法權,上面怎么說,他們就怎么做。而監獄系統更是亂糟糟的,幾個監獄的監獄獄長都是白水幫的黑社會人員,他們除了暴力,狗屁不會,哪里管理得了監獄系統?但是他們沒有管理能力,卻有一肚子壞水,除了收錢收物索賄受賄,就是變著法的折磨犯人,以此為樂。而尤以第一監獄的監獄長汪宇最為出名,據說,他曾經把男犯和女犯關在一起,讓他們現場表演集體銀亂大戰。

    王猛能把這句順口溜說了出來,顯然來者不善。

    就是左勇,此時也有些不知所措。王正義怎么說也是省里干部,又是有背景的人,他要是想收拾汪宇這么一個小獄長,還真就輕松加愉快,手到擒來。

    如果王正義掌握了汪宇的鐵證,就是郎曉峰都不一定敢站出來護著汪宇,因為不值得!為了大局,不值得為了一個汪宇而去兒得罪王正義這個有背景的空降干部!

    左勇張張嘴,不知道該說什么。

    王猛似乎也不需要他們解釋,又說道:“我這次來視察一監,就是為了調查前幾天在第一監獄發生的,服刑犯人意外死亡的案件?!?br />
    王猛此言一出,左勇等人,臉色大變,果然!

    王猛似乎沒注意到幾人的臉色,說道:”雖然凌志市公檢法部門做到了辦案審案結案從速從快,但是否從嚴,其中是否存在證據不足,草率結案的問題,不得而知。起碼你們未做到公開透明。我在司法廳,也未看到該犯人的卷宗和入獄情況,連該犯人的死亡報告,我都沒看到?!?br />
    王猛說著看著董剛,臉色嚴肅的說道:“董剛同志?難道那句順口溜說的是真的?司法局一點權力也沒有?那你們的權力是誰給剝奪了去了?現在司法局的權力,是誰在行使?”

    “......”董剛張大了嘴巴,被王猛問住了。雖然剝奪他們權力的人就在身邊,但打死他也不敢說出來??!

    “呵呵,王廳長嚴重了。凌志市司法局的權力沒人剝奪!”左勇不得不說話解圍了。

    “哦?既然權力還在,那就是司法局的工作失誤了?”王猛板著臉看向左勇。

    左勇臉色一僵,心道,壞了,自己一句話,把司法局的不作為和違規的問題給定了性了。

    王猛沒在這個問題上緊追不放,說道:”目前,死者家屬已經把訴狀都告到我這兒了,我作為司法廳長,我不能推卸責任,必須得管,無論真偽,總的查一查吧?總得給死者家屬一個交代,給我的責任一個交代?!?br />
    左勇等人明白了,原來是死者家屬告到王廳長那里去了,怪不得王廳長對第一監獄這么上心呢。

    王猛忽然看著有些傻眼的汪宇,說道:”如果死者真是意外死亡,你這個監獄長,有失職之責!如果真如死者家屬所說,死者是被你體罰而死的,我會親手把你送上法庭,我會全程監督,直到你被合理宣判。司法隊伍里不容留司法敗類!”

    王猛冷冷地看著汪宇,身上自然地散出一股凌厲的威勢。王猛真生氣了。

    這股威勢并不大,但已經被王猛的一番話嚇得膽戰心驚的汪宇,在這個威勢下蹬蹬倒退出去好幾步。

    王猛身后的左勇三人,在這個威勢下也是渾身一顫,心底里往外開始發寒。

    這股威勢不是殺氣,而是凌厲的官威,上位者的氣息。

    左勇久居官場,對這股氣息并不陌生,此時,他心頭狂跳,這個王正義,絕對不簡單!

    王猛已經發覺氣勢散出,趕緊就收了回來。

    “先視察監獄,回頭,一起到陳家村去看看死者家屬。你們不要搞花樣。現在搞,也什么都晚了。想搞,你們應該早點把尸體火化,死無對證。不過,據我所知,你們確實那么做過了,只是,半路上被家屬劫走了尸體。要不是死者是陳家村人,要不是陳家村是個陳家族群,要不是他們團結,你們會進村子去搶人吧。我說的對吧?”王猛說完,掃了左勇幾人一眼,黑著臉,大步走進已經敞開的監獄大門。

    王猛幾人進去了,左勇等人卻故意落在了后面。

    “到底怎么回事?”左勇裝傻,大聲問道,實際上就是給王猛聽的,否則自己留在門外,遭人懷疑,他可不是為了汪宇留在門外的,他是要向郎曉峰通風報信。

    左勇說著,同時示意董剛和裴向全,跟王猛進去。

    董剛和裴向全會意,趕緊跟了進去。

    左勇則留在門外,裝作自己不知情,要向汪宇了解情況的樣子。

    汪宇此時傻眼了,臉上都冒汗了,小眼睛里透著驚恐。這個王廳長怎么什么都知道?

    汪宇雖然本身就是黑社會,但是自從當上這兒監獄長后,他看到了太多的草菅人命的事情。他看到權力的威力。權力,可以草菅人命,殺人不見血!

    雖然汪宇混黑時也殺過人,但如此的拿人命當兒戲,也讓他膽寒。他第一次,覺得人命這么沒有價值,甚至連豬狗都不如。

    那一刻,他怕死了。越是見多了權力殺人,汪宇心里越害怕,這可比他們拿著棍棒上街火拼,嚇人多了。一切未知都很可怕。權力可以讓你在毫不知情毫無防備,不明所以下,就把你斬落馬下,身首異處,你死了你都沒明白是誰殺的你,是怎么死的。這也太可怕了。

    為了緩解心里的恐懼,汪宇才變態地以折磨犯人為樂子,以此減輕他心里的恐懼。時間長了他倒是也習慣了。但他也并非真的想弄死人,這次,只是個意外。

    等王猛消失,汪宇求助似的看著左勇,哀求道:“左書記?你可得救我??!”

    “讓你他嘛的消停點,你他嘛的就是不聽。出事了知道害怕?草!等著,這事得書記拿主意,我救不了你?!弊笥濾低?,狠狠瞪了一眼戰戰兢兢、惶惶恐恐、乞求地看著自己的汪宇,不再搭理他,走到僻靜處,趕緊給郎曉峰打去了電話,匯報此時。

    郎曉峰聽到左勇的匯報之后,心頭也是一跳。他不是怕王猛,王猛和他八竿子也打不著,井水不犯河水,又沒什么仇怨,沒什么怕不怕的。但他畏懼的是王猛背后的政治資源,他怕王猛為了政績而拿汪宇祭旗。汪宇可是白水幫的人,浦梁市公安局長生平的的親下舅子。汪宇死不死,郎曉峰一點也不心疼。但是他卻要顧忌生平的態度。

    白水幫對外稱八大堂口,可實際上這八大堂都是外堂口,還有七大內堂,這七大內堂才是白水幫的核心。

    這七大內堂堂主目前均在白水峰省身居要職,掌控白水峰省七個市的政法系統。也就是掌控者行政槍桿子。

    生平就是這七大內堂堂主其中之一。而這個汪宇就是生平的親小舅子。否則,就憑汪宇那點水平,他做個警員都做不了,那還能掌管第一監獄?

    這要是別人,為了穩住這個王廣義,郎曉峰會拋棄汪宇,但汪宇是生平的小舅子,就另當別論了。生平的面子必須給!

    郎曉峰要是不搭救汪宇,生平嘴上不說,心里肯定有意見。

    郎曉峰就怕白水幫內部之間有芥蒂,發生矛盾,自古以來,幫派的瓦解都是從內部開始的,就是國家也是一樣。如果生平對他這個幫主有了芥蒂,那對他有害無益。他倒不是怕生平,但生平身為七大堂堂主之一,能量自然不??!

    郎曉峰可不想發生內斗。起碼現在不行。公安部可還在白水峰省呢。

    “你讓汪宇主動認錯。我會打電話求情。王正義要是給面子,你就讓汪宇準備二十萬送給王正義。皆大歡喜!以后王正義就是我們的人了。要是他不給面子,就想辦法做了汪宇,我會向生平解釋。總之,第一監獄的事情必須到此為止,絕對不能讓王正義深挖!”郎曉峰倒是很果斷。

    但有一點,他也不想動王正義,他怕王正義背后的背景。他寧可犧牲汪宇,讓王宇徹底閉嘴,也不敢輕易動王正義,因為他至今也為查清王正義的來頭。一切為止皆可能危險,這是自古以來真理。生平那頭,他會許以高官厚祿進行安撫,汪宇也只是生平的小舅子,不是親弟弟,他相信他能安撫住生平,生平也不可能為了他小舅,把自己也搭進去!

    這幾大內堂堂主,各個野心勃勃,郎曉峰是知道的。為了升官發財,他相信生平會同意。即使他殺了生平的媳婦,只要利益到位,生平都會同意!。在他們這些混江湖的眼里,只要升官發財,不要其他。權,就是錢。這可比混黑打打殺殺威風多了,風險也小多了。

    “明白!”左勇掛了電話。

    “怎么樣樣?左哥?要不我給我姐夫打個電話?他準?;峋任?!”汪宇希冀地看著左勇。

    “老大說,他會出面幫你解決,你放心吧!”左勇拍拍汪宇肩膀,安慰道。

    “老大可真夠意思。老大出馬一個頂倆。他王廣義敢不聽咱老大的?”一聽老大出面了,汪宇覺得萬無一失了,也覺得臉上有光了,高興起來了。

    “老大說,讓你主動向王廣義承認錯誤,另外準備二十萬平事?!弊笥鹵墑擁乜醋磐粲釧檔?。

    “???二十萬?憑啥?多大點事???”一提到錢,汪宇急了。

    “草泥馬的,二十萬買你一條命,不值嗎?”左勇冷冷地看著汪宇問道,心里大罵汪宇是個虎逼,他真想現在就做了汪宇這個只認錢的蠢貨。

    “你要殺我?”汪宇看著左勇的眼神,嚇得差點坐地上。他還真是不傻,左勇眼中的殺意,被他看出來了。

    左勇氣樂了,心說,這個蠢貨也不是蠢到家了。

    “不是我要殺你,是王廣義為了把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第一把火燒旺,他會抓住這件事情不放的,他會讓你一命償一命,給死者一個公道,賺取好名聲。他要是動真格的調查起來,你以為這些年你在監獄里搞得那些事情,能瞞???這些年,老大可是沒少給你擦屁股。是你面子大嗎?老大是看在你姐夫的面子上,你在老大眼里,屁都不是。如果你擺不平王正義,為了讓你不亂說,為了白水幫,你姐夫會親手宰了你,你信不?”左勇不屑地看著被他幾句話已經嚇壞了的汪宇說道。

    他相信,如果王正義真咬住汪宇不放,生平即使不為了白水幫,就算為了他自己,他都得把知道他太多事的汪宇給宰了。否則,他生平就完了。

    王正義可是空降干部,郎曉峰都不敢動,他生平哪還敢輕舉妄動?畢竟,目前還沒涉及到白水幫的根本利益,如果以損失幾個人為代價能保住白水幫,郎曉峰即使殺了生平,都會在所不惜。生平自己心里很清楚,所以,一旦到了要暴露的時候,他必須做出抉擇。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說,傻子才會寧死不屈!所以,生平必會宰了汪宇這個小舅子。

    此時,汪宇汗流浹背,他也不是傻子,左勇的話,他聽明白了......

    作者就為活著說:明天繼續.....。求鮮花打賞給力,攢稿爆發!

    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極電強兵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