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極電強兵最新章節。

    此時,雪沙河市市委書記方平軍還在瘋找黎少強,可就是找不到。

    而此時,王猛在辦公室里正和市紀委書記李海濤談話。

    “王市長!省紀委的人馬上就到了!”李海濤一張黑臉很嚴峻,有些敬畏地看著王猛說道。

    他之所以未經過方平軍這個市委書記而暗中拿下黎少強,完全是薛博義的命令。之前,王猛已經和薛博義直接通過話了。薛博義沒敢回絕,直接選擇了配合、

    李海濤很驚訝于王猛的魄力,居然連薛博義都給擺平了,而且還是幫著王猛,明目張膽的和市委書記對著干。這可是石派和海派對立的信號。薛博義就不怕海派和石派打起來,兩敗俱傷?海派可不想心慈手軟之輩。

    王猛點點頭,似乎早就知道省紀委會下來。

    “黎少強招供了嗎?”王猛問道。

    “只供出了些眼前的一些問題,深入的他還不可交代。本來,他連眼前的都想抵賴的,但是那些證據一亮相,他就招了?!崩詈L未聳幣渙車謀干袂?,似乎沒挖出深層次的東西,很對不起王猛。

    “他招與不招,結局都是一樣。我要的是他占著的這個財政局長的位置,而不是要把他收拾成什么樣。現有,既然有證據證明他有罪,他進監獄是肯定地啦!至于他必然牽扯到的某些人,我有單獨的證據,根本不需要他!”王猛平靜地說道。

    王猛毫不隱瞞的話讓李海濤大吃一驚。

    原來,王市長是看中了黎少強屁股底下的位置!

    李海濤知道,王猛說的某些人是誰!

    王猛既然有單獨證據證明某些人有罪?那他的下一個目標肯定就是市委書記方平軍啦。難道,是方平軍的秘書鄭艷東招了?王猛拿到了方平軍的犯罪證據?

    李海濤腦門冒汗,他發現,王猛雖然年輕,但老謀深算。

    “你把黎少強交給省紀委處理就行了。我這里有很多對雪沙河市海派副廳以下干部的舉報信。你們市紀委下一步的工作就是暗中去調查這些人,逐一落實他們的犯罪證據。要是你們落實不了,因證據不足無法將他們繩之以法,我這里有有他們的全部犯罪證據?!巴趺退底拍貿鲆桓齙蛋復桓詈L?。

    李海濤臉色一變,王猛連證據都準備好了?他是怎么搞到的?王猛不將證據給他,顯然是在給他將功補過的機會。

    李海濤本身也不干凈,他確實需要將功補過的機會。

    而王猛另一層一是警告李海濤,別玩輪子,即使你通風報信徇私舞弊,我也能將他們繩之以法,因為我手里有證據。

    “是!”一直很嚴肅的李海濤不淡定了,一臉的驚懼之色。

    ”這些人必須先監控起來在查案,不能給他們機會逃脫。雖然跑了,我也能將他們抓回來,但臭魚爛蝦將會壞了一鍋好粥?!蓖趺退檔?。

    “是!”李海濤站了起來。

    “你去吧!”王猛擺擺手,說道。

    李海濤離開市長辦公室市之后,才發現,后背的衣服都被冷汗濕透了,都貼在了身上。

    當省紀委把黎少強從雪沙河市帶走,方平軍頓時傻眼,他都沒找到黎少強,省紀委是怎么找到的?

    丁振龍從來沒認為黎少強能跑得了,所以,他得到黎少強被省紀委雙規的消息時,表面上并不驚訝。

    但他心里可是十分震驚的。著一定又是王猛干的。

    此時,丁振龍才感覺到石派的重要性。

    但有些東西一旦失去了掌控,就再也拿不回來了。

    丁振龍此時不得不佩服人家石派的開派掌門石中石,這個老家伙從一開始就控制了公檢法紀,最后即使被迫無奈,交出了財政大權,也堅決沒把公檢法紀撒手。此時看來,公檢法紀才是最硬的硬通貨。錢再多,也解決不了某些實際問題!

    丁振龍突然感覺渾身發冷。

    他后悔了,后悔不該這些年把石派打壓得太狠,否則,石派也不會臨陣倒戈。此時,他也明白了中央為什么要勸降石派而不是海派。原來,掌控公檢法紀的石派,才是對中央最大的威脅!

    丁振龍猶豫再三,還是給薛博義打去了電話,希望石派能避重就輕,輕處理黎少強。

    他這也是在試探,試探石派到底還有沒有回頭的可能。此時的海派已經被孤立,急需石派的支持!

    只是,薛博義很無奈地告訴丁振龍。黎少強全招了,對自己的犯罪行為供認不諱。既然招供,薛博義也沒辦法,他也不能公然干擾司法公正。

    薛博義的言外之意就是黎少強要是能挺住,石派會輕處理,但黎少強招了,石派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包庇黎少強。

    得到薛博義毫不隱瞞的相告,丁振龍差點氣瘋了,他做夢也沒想到黎少強這么快就招供了。

    氣得丁振龍又開始砸東西瀉火,大罵黎少強就是軟蛋,也大罵方平軍用人不當。

    丁振龍也猜到這件事情絕對和王猛這個狡詐的小狐貍有關系,但是他卻無可奈何。

    丁振龍對王猛恨之入骨。

    只是,生氣歸生氣,恨歸恨,丁振龍還得辦正事,那就是給雪沙河市撥款,他不敢不撥。不撥款,方平軍就廢了。

    丁振龍十分窩火,算計來算計去,把自己人算計進去了!

    王猛似乎早有預料,穩坐釣魚臺。

    雪沙河市的財政局長因為被雙規,財政大權暫時由王猛這個市長暫代,這很合乎規矩。王猛如愿以償!

    一個星期后,雪沙河市財政收到了省財政撥款。

    方平軍本想在財政問題上看王猛的熱鬧,在得到丁振龍的告誡后,他也是驚出一身白毛汗,他發現,自己挖坑想埋王猛,卻差點把自己埋了。此時面對省里的撥款,方平軍恨得牙癢癢,卻不敢有什么小動作。

    因為黎少強的招供,省檢察院予以立案,對黎少強實施批捕。

    黎少強被省檢察院帶走。

    黎少強并未交代涉及方平軍的問題,這讓方平軍和丁振龍都松了口氣,倒是對這個黎少強有些刮目相看了。

    離月末還有三天,中央突然空降了一名接任雪沙河市財政局局長之職的干部。

    一個市財政局局長居然都空降,令邊疆省的氣氛更加緊張。這顯然是上面要洗牌邊疆省的節奏,看來,以后,邊疆省只要有空位,也絕對不會屬于邊疆省干部了。

    丁振龍和薛博義就知道這個位置不會有他們什么事,即使上面不空降,王猛也會把這個財政局長的位置抓在手里不放的。

    上面空降了財政局長,王猛知道上面會派干部來,但卻不知道上面會派誰來。

    等王猛見到這位空降干部時,王猛就樂了。

    王猛認識此人,是他國家黨校同學,沈喜凡。

    兩人在黨校不太接觸,但見面也說過話。

    沈喜凡似乎知道王猛在這兒,很高興的樣子。

    都是同學,又都知道自己的責任,兩人很親近。

    王猛沒有大擺延宴為沈喜凡接風洗塵,在沈喜凡的任命宣布后,王猛在政府食堂招待了沈喜凡和前來送他上任的國家組織部副部長夏至初,還有,邊疆省省委組織部長姚坤。

    市委書記方平軍和市委組織部長佟強也參加了沈喜凡的任命和歡迎宴。

    國家組織部副部長夏至初對王猛很親熱,就像是老朋友一樣,其實,兩人這才是第一次見面。王猛是隨性的性格,見誰都是自來熟,夏至初對王猛的大名如雷貫耳,也想和王猛多親近。

    雖然歡迎宴和以往的邊疆省流行的歡迎宴想比,很寒酸,但沒人敢說什么。

    王猛就是不招待,也沒人敢說什么。沒看見連國家組織部副部長都對王猛這個代市長很尊敬嗎?

    這也不是令干部們畏懼的重點,關鍵是王猛此時已經初露鋒芒,就像張開大嘴的老虎,本來就想吃人,誰還敢往虎口里送?

    市財政局長是縣正處級級別,但是,沈喜凡是從中原省財政廳副廳長,是副廳局級干部。這次道邊疆省任職市政府的財政局長,只屬于高職低配,可見中央對邊疆省的重視程度,也表現出了中央整頓邊疆省的決心。連個處級干部都插手了,決心能小得了嗎?

    邊疆省不到三個月,就連續空降三個干部,這就是一個強烈的信號。

    散宴之后,夏至初匆匆離去,并未在雪沙河市久留。

    王猛親自給老同學沈喜凡安排了住處。

    王猛給沈喜凡分析了邊疆省的局勢和雪沙河市的情況。

    沈喜凡暗暗吃驚,雖然他早有心理準備,卻也沒想到,邊疆省的問題這么嚴重。

    看著比自己年輕十幾歲的王猛,沈喜凡心生佩服。

    兩人談到深夜才分開。

    王猛回到住處后,立即給省軍區司令谷建軍打去電話,讓他給沈喜凡配備了一個司機和一個秘書,實際上,這就是給沈喜凡找了兩個保鏢。

    邊疆省的局勢還不能以常理去揣測,王猛也是在預防著海派對沈喜凡下黑手。

    王猛不怕報復,雷云海身邊也有人?;?,沈喜凡孤身一人,也是外來戶,必須要?;て鵠?。

    沈喜凡正式工作的第一天,就查出了財政局內部職工存在的問題,這些職工要么吃空餉,要么就是不懂財政管理,純粹是混工資的。

    沈喜凡一聲令下,全部辭退。作為一個局長,辭退有問題的職工,就是市委書記都得眼瞅著,何況沈喜凡明顯是和王猛和雷云海是穿一條褲子的。

    實際上,這是王猛給沈喜凡的見面禮,否則,在邊疆省,沈喜凡很難打出名聲。

    方平軍得到消息后,暗暗驚訝沈喜凡的手段的同時,也是老臉通紅。

    原本掌控市財政局可是他方平軍,市財政局出了問題,他的責任不小,而且這些問題職工還大部分都是他安排進財政局的。

    更讓方平軍臉紅的是,這明顯是沈喜凡在打他的臉。

    連一個小局長都敢扇他嘴巴子,這讓方平軍無地自容,也恨得要死。

    丁振龍為此事還把方平軍大罵了一頓,居然還做出高姿態,對方平軍的失職做出了嚴重警告,方平軍也寫了檢討。

    表面上看,是丁振龍處理了方平軍,而實際上他這是?;ち朔狡驕?。

    無論哪個單位,有問題的職工肯定有,拉關系走后門進來的也絕對不少。這種現象現象全國普遍,當年除了教育和辭退,根本沒有實質的處罰。

    省里的撥款在王猛的受益下,除了日??Ш透梅⒌墓ぷ?,其余部分全部用作經濟發展專項上。

    資金一到位,市財政局優先提供給了山泉縣。

    山泉縣要改造,即使可以利用天然資源,開渠引水也是不小的工程,也是需要錢的,這筆資金雖然不多,但要是省著點花,應該能支撐一段時間。

    山泉縣縣委書記佟軒本和縣長高盛,此時都蒙了。兩人剛把規劃書交上去,這錢就下來了?

    王市長真的說話算話!

    佟軒本和高盛此時看到了王猛這個年輕市長的魄力和能力。

    不但他們看到了,關注王猛的人都看到了。

    不說邊疆省其他地區的石派干部怎么想,反正雪沙河市的石派干部已經是自發地決定跟著王猛走啦!

    王猛以行動向他們證明了自己的實力。

    而王猛的恣意妄為,身為市委書記的方平軍卻沒什么反應,這讓更多的干部看到了王猛的強勢,看到了海派的威風散盡,已經軟了,慫了。

    邊疆省的局勢,誰還看不清楚?此時,誰不想找個過硬的靠山?

    月末,本來各方面都在翹首以盼等著發工資的時候,甚至有人已經做好了不發工資就到市政府抗議的準備。然而,工資如數下發。

    此時,有人就開始大罵造謠者了。

    丁振龍和方平軍對于王猛居然把不多的資金除了日??凸ぷ?,剩下的都給了山泉縣,很是不能理解。

    這筆錢不多,你這個月法律工資,下個月咋辦?

    可就在丁振龍冷眼旁觀,瞪著看笑話時,中央突然宣布,雪沙河市將作位邊疆省經濟大開發的國家試點城市。

    與此同時,國家財政突然下撥給雪沙河市財政五個億的專用資金,其中四個億資金已經立了項目,項目內容包括雪沙河市城市建設、經濟建設,扶貧項目,中小企業扶持項目資金等,剩下的一個億資金居然是中央給雪沙河市三年的正??淖式?,其中包括政府機構日???、人民教師、行政機關人員的工資。

    這資金是國家財政直接打到雪沙河市市財政賬戶上的,根本就沒有經過邊疆省省財政。這明顯是怕雁過拔毛。

    太突然了,這令石派和海派目瞪口呆。

    這還是中央第一次有如此的舉措!

    按照規矩,國家試點項目,是有當地政府推薦上報,中央審核??燒獯?,邊疆省根本就沒有上報.....

    按理說,地方稅務把錢交給市財政局,市財政局交給省財政局,省財政局交給國家財政局,之后,各地方需要撥付的各方面資金,再由國家財政局統一審核后下撥。

    這是一個必走的循環程序。

    即使地方財政有需要,也得把錢先交上去,經過審核后,你才能再拿回來,雖然麻煩,但也必須要走這個程序!這是規矩!也是防止出問題。

    而邊疆省每年上交財政資金少的可憐,領回來的可是不少,比交上去的多得多。但像這次直接一次性五個億的撥款,絕無僅有。而且還是提供給一個市的,這是邊疆省歷史以來都沒有的過的事情。

    中央此舉,明顯是又給了邊疆省一個強烈的信號,雪沙河市,中央先接管了,而且要重點培養。

    這是給了雪沙河市行政企事業公務員教師等群體,吃了一個定心丸,防止他們鬧事。這也是明顯的在控制雪沙河市的社會穩定,這更是想讓王猛無后顧之憂的去干事。

    這是中央對王猛的信任,對王猛有信心,也是對治理邊疆省的決心!

    丁振龍在得到這個消息后,一蹦而起,驚呼:“上當了!“

    這肯定是王猛和雷云海挖的大坑,先是拿下雪沙河市財政局長,再接受中央資金。要是黎少強在任,這筆錢很容易出問題。

    要是丁振龍知道中央會有這么一大筆款子下放到雪沙河市,他拼死也要保住黎少強,甚至會奪回雪沙河市市財政大權。五個億??!能干多大事?

    丁振龍不是要獨吞這筆錢,而是,這筆錢一旦下放到雪沙河市,目的不言而喻!

    后果還用說嗎?

    只是,現在,一切都晚了。

    丁振龍連反對的口號都不敢喊,否則幾百萬的雪沙河市老百姓就能撕了他。

    老百姓思想再封閉,再不開放,也知道中央撥錢是為了改善他們的生活,誰攔著,準跟誰玩命。越是思想固執的人越認死理。

    丁振龍知道被耍了,耍的太狠了!

    他傻不拉幾的居然還把雪沙河市的財政缺口給補上了,要知道中央有這筆款子,他丁振龍絕對不會給雪沙河市財政撥款。

    這是一個連環大坑,先是王猛奪回財政大權,之后財政局小金庫里的資金莫名丟失,而海派連個屁都不敢放。如今,王猛拿下了市財政局長黎少強,省里也剛撥款,緊接著國家又下撥五個億。五個億就五個億吧!其中一個億居然是雪沙河市三年的財政支出資金?

    一環套一環,一坑連一坑,本來你以為你翻出了一個坑,可實際上,你卻落進了另一個坑里。

    環套環,坑連坑,環套坑,坑連環,防不勝防。

    這也太氣人了?這不是拿他丁振龍當猴子耍嘛?

    丁振龍都要氣瘋了,眼珠子都紅了,又開始砸東西了。

    丁振龍的秘書房書城都被嚇壞了,都要嚇出神經病了。他發現,以前十分穩重的不溫不火的省長大人,現在可是火爆了,幾乎隔三差五地就要給他換一批辦公用品。

    此時,得到消息的方平軍也傻眼了。

    早知道,他豁出去頭破血流也不會交出財政大權,在邊疆省,如果海派不交權,誰也沒轍,上面也得顧忌,但現在大勢已去。

    當然,如果財政大權不在王猛手里,上面也不會撥這筆款項。

    方平軍不是傻子,既然中央要拿雪沙河市做改革試點,那他這個海派的書記必然會被革掉。王猛絕對不允許他在這里搗亂,旁觀都不可以。

    方平軍坐不住了。

    其實,這筆五個億的資金并得全部是國家財政的。很大一部分是王猛把石派轉移到海外的資金以國家名義有拿回邊疆省實用而已。

    實際上,王猛沒向中央伸手要一分錢,只是取之于邊疆省人民用之于邊疆省人民。中央也喜歡王猛這么做,一分錢不投,還白賺了名聲,還干了實事。中央希望華夏多幾個王猛這樣的干部。但雪沙河市的改造,這點錢不夠,中央也必須鼎立支持。

    實際上,國家每年不少給邊疆省撥款,但基本上都被某些人給中飽私囊了。

    如今,很多人都羨慕起了雪沙河市。

    資金到位,很多人都以為王猛會敞亮地花錢的時候,但王猛卻把這筆資金封存了,誰也不準動!

    這讓更多的人都是不解了,有錢了還不大刀闊斧的干一???還不借機趕緊撈取政績?萬一哪一天天有不測風云,你下臺了,你還上哪勞政績去?

    就連丁振龍和薛博義以及兩派元老都看不懂王猛啦。

    作者就為活著說:明天繼續

    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極電強兵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