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農門福女最新章節。

    那小子拍拍胸脯,“你放心,我爺會來接我的?!?br />
    將那小子送走,張月娥忍不住擔憂,這羊瘟也不知道怎么樣了,若是只小老板一家還好,可若是大面積的羊瘟,她這羊肉湯生意想做下去都不太容易咯。

    第二天,張月依舊只熬了兩桶羊肉湯,可是今天這兩桶可就不太夠看了,徐苗看著最后這半桶,然后又看了看天色,“大嫂,今天咱們這羊肉湯怎么賣的這么快???”

    張月娥也皺起了眉頭,她這剛少了一桶,結果現在就不夠賣了?

    一旁的小肖子好像聽到了徐苗和張月娥兩人的對話,他湊夠來說,“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昨天那個小廝跟著說了那么一番話,結果大家都去那家買羊肉湯喝去了,結果人家不放胡椒粉也不放辣椒油,這么一喝,嘿!還真是!啥味沒有不說,還有一股怪味,嘖嘖,那家都是自己給食客加胡椒粉和辣椒油的,反正必須得加一樣,以前還有人說他們大方呢,誰承想是為了蓋味??!”

    張月娥和徐苗兩人一臉驚奇的看著幸災樂禍的小肖子,這人不是個細作嗎?那邊賣的不好,這人怎么還幸災樂禍???難不成是她們誤會了?

    張月娥和徐苗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倒是把小肖子弄得一頭霧水的。

    最后看著張月娥開懷的笑容,他熱不住也撓頭笑了。

    “老板娘來碗羊肉湯!”

    “我也來一碗!”

    “想喝羊湯明天請早啊您,今天的賣完啦!”徐苗十分痛快的說,心里卻忍不住吐槽這幾人,前幾天還跟她說他們家羊肉湯賣的貴了,別人家才八文錢一斤,肉一點也不少呢。現在咋不和八文錢一碗的羊肉湯去了?哼,不識貨!

    “咋就沒有了呢?我們還沒喝著呢!”

    “就是啊,老板娘你該不會是看我們上那家喝羊肉湯了,就不想買給我們了吧?”

    “那不能啊,你們想喝哪里的就喝哪里的,想喝誰家的都是你們自己的自由,都說嘴長在你們的身上,我可管不著,我啊,直管熬湯!這不,前幾天生意不太好,做三桶羊肉湯我要賣到中午去,再加上我婆婆又催我,趕緊把這不賺錢的羊肉攤給收了,長輩的好意我咋能忤逆呢?這不,我就退而求其次,把每天的三桶羊肉湯變成如今的兩桶,以后啊,每天就這兩桶羊肉湯,你要是想喝的話那就請早吧?!閉旁露鶿嫡饣暗氖焙蛄成洗判?,看起來軟軟的,好像很好欺負一般,可是她說的這番話卻并不軟。

    那兩人一聽,臉上的表情立馬就垮了,其中一個人忍不住作揖說,“這是怎么說的?哎喲,老板娘你說你咋這么大氣性呢,就那兩天生意不好,你就少做了一桶,那不是有人不識貨嗎,得得得,是我們不識貨,我們喝了兩天那家的羊肉湯,咋喝咋覺得不得勁,還是沒有你家的羊肉湯香,這不,我們又回來買你家羊肉湯了嗎?”

    張月娥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今天就熬了這么多,而且啊,你們可能不知道,我這羊肉啊,買來就四十文一斤,都是上好的羔羊肉,要從第一天的晚上熬到第二天的早上,里面加的調料藥材更是不知凡幾,這十文錢一碗啊,我是真的沒怎么賺銀子?!?br />
    那兩人一聽,臉上不由訕訕的,當初說讓張月娥降價最歡的人就是他們兩個。

    “好了,東西我收拾好了,我們就先走一步,二位若是想喝羊肉湯,明天請早吧?!彼低?,張月娥朝她們笑了笑,就牽著徐苗走了。

    羊肉湯賣光了,她們在這呆著也沒什么意思,倒不如繼續下館子去。

    但是,等張月娥和徐苗兩人回家的時候,卻發現自家的小推車正在外面放著呢,而他們家的院門鎖著,明顯是沒人會來的樣子。

    “我大哥沒帶鑰匙嗎?”徐苗疑惑的說。

    就在這時,推車的后面突然站起來個人,“你們終于回來啦?今天徐老哥沒來推車,我跟田大嫂打聽了你們家的住址,將車給你們推回來了?!?br />
    小肖子忍不住搓搓手,有些局促的看著張月娥。

    “肖老板怎么是你?我們家的小推車是你幫我們推回來的?那你的生意怎么辦?”張月娥也奇怪了一瞬,她們跟這個小肖子也就是點頭之交,她當真沒想到他能把車給他們推回來。

    “嗨,我那生意讓黃家仁給我看著呢,哦對,黃家仁就是我對面賣首飾的?!斃⌒ぷ詠饈偷?。

    “快進屋喝口水吧,我們剛才去買羊肉了,所以才回來晚了,你一定等著急了吧?”張月娥一邊開門一邊說。

    她們兩個早晨沒有吃多少東西,上午賣完羊肉湯就去下館子了,隨后才去取了羊肉,等她們到家的時候正好是晌午。

    “沒著急,我也是才過來,現在是晌午,街上的人不多,我正好沒啥生意,看過來點徐老哥也沒有過來推車,我一琢磨他估計是被什么事情給絆住了,所以我就多管閑事,幫你們把車給推回來了?!斃⌒ぷ詠蹈平?,然后又跟張月娥解釋了一通。

    “那他應該是有事情沒能回來,這都中午了,肖老板肯定沒吃呢吧?正好我們也有要吃飯,這樣吧,我下碗羊肉面給你?”

    不等小肖子推辭,張月娥將羊肉拿到廚房,說干就干。

    徐苗知道她大嫂說的話從來都不來虛的,說要給這個小肖子做羊肉面吃,那肯定就是真心想留他吃飯,她見小肖子想推辭,便說,“你也別推辭了,我嫂子的手藝平常人可吃不到,今天你能吃到可算是便宜你了?!?br />
    小肖子吞下自己要推辭的話,轉而說,“那我今天可算有口福了!”說完,還露出個傻笑。

    可是徐苗卻不吃他這一套,她眼神帶著懷疑的審視小肖子。她大哥說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小肖子肯定有什么預謀,不然干啥吃力不討好的幫他們把小車推回來?

    別告訴她,小肖子是好人辦好事,她才不相信呢!他肯定有所圖謀!

    小肖子被徐苗警惕的看著,頓時有些心虛,難不成他那點小心思被徐苗給看出來了?

    “小肖子幫我把桶拿下來?!斃烀綰貌豢推鬧甘顧?。

    小肖子下意識的就聽話的將那兩個桶拿了下來,等他拿下來之后,才反應過來徐苗叫他什么。

    “嘿,你這小丫頭片子,叫誰小肖子呢?叫肖哥!”小肖子伸手就敲了徐苗頭一下。

    徐苗下意識的捂住頭,眼神控訴的看著小肖子,“你敢打我!”

    “我打你咋了,你沒大沒小的,我這小肖子是誰都能叫的嗎?你大嫂叫我一聲小肖子還差不多,你這小丫頭片子,還敢叫我小肖子?我看你是皮癢了吧!”小肖子也不算是真的惱了,只當是跟小孩子鬧著玩。

    “我看他們都叫你小肖子,憑啥我就不能叫?再說了,你還想讓我叫你哥,你以為什么人都能做我哥的?”徐苗斜了小肖子一眼,那眼神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想讓我叫哥,你配嗎?

    小肖子讀懂了徐苗的眼神,他臉上的笑容漸漸的落了下來。因為他突然想到了徐有承!

    小肖子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原來徐有承并不是什么秀才,而是去年的解元公!他肖巖拿什么跟徐有承比?!

    聽到徐苗這樣說,這無疑是戳中了小肖子也就是肖巖的傷心事。

    徐苗只見小肖子臉上的笑容沒了,她頓時就心虛了,難不成她剛才說的話太過分了?

    “那,那啥,當然你也不差,我是說你也挺好的,就是比我大哥還差那么一點?!斃烀縊嫡饣暗氖焙蠐械閾男?。

    肖巖這才扯出一個勉強的笑容,“好了,我沒生氣,你說得對,我是不如你大哥?!?br />
    就在這時,廚房里想起張月娥的聲音,“面好了,你們來端面吧!”

    徐苗剛跟張月娥下館子,根本就不餓,所以她一點都不積極,倒是肖巖聽到張月娥的聲音,立馬就站了起來,他往廚房走兩步,這才想起來徐苗沒有動。

    為了掩飾他的迫不及待,肖巖只好回過頭,招呼徐苗,“徐苗走啊,端面去?”

    “你先吃吧,我先把這兩個桶給洗干凈?!?br />
    肖巖也沒有懷疑,聞著味就去了廚房。

    “快來嘗嘗我這羊肉面味道怎么樣?”張月娥笑瞇瞇的說。

    這羊肉面做起來可簡單,現成的老湯,加水燒開,再將拉好的面放進去,煮熟即可,做好之后,在上面放上點香菜碎和冷切羊肉,這就齊活了。

    雖然做起來簡單,但是那味道卻一點折扣都沒打,將這羊肉的鮮香展現的淋漓盡致。

    肖巖毫不猶豫的挑起來一筷子面條,吹了吹就吃進了嘴里。

    “味道怎么樣?”

    “嗚嗚,好吃!”剛出鍋的面條,還有些燙嘴呢,肖巖好不容易將面條咽下去,然后才能回答張月娥。

    “好吃就行,不夠那還有面呢,你在廚房吃著,廚房暖和,我出去幫徐苗洗木桶去?!彼低?,不等肖巖反應,張月娥就轉身出去了。

    張月娥這也是為了避嫌,她跟肖巖孤男寡女的,在廚房里待的太久怎么說也不太合適。

    “你咋沒用熱水呢?不用熱水多凍手?再說上面的羊油沒有熱水可刷不下去?!閉旁露鷚懷隼淳涂吹叫烀繒昧顧⑼澳?,立馬就急了。

    徐苗臉上訕訕的,“我說怎么刷不干凈呢?!?br />
    “去,上廚房端一盆水來,小心別燙著?!閉旁露鷯檬值愕閾烀緄哪悅?。

    徐苗笑嘻嘻的站起來跑到廚房,一斤廚見肖巖站在柜子前,不知道干啥呢。

    徐苗出聲說了一句,“肖老板過來幫我搭把手?!?br />
    肖巖聞言轉過身,嘴里還有面沒有咽下去呢,等他咽下去之后才說,“等下我這就吃完了?!彼低?,三兩口將面條吃完,然后一仰頭,將碗里的湯也都喝光了。

    “讓我干啥?”

    “幫我把這盆水給端出去,小心燙?!斃烀緋米判⌒ぷ映悅嫻氖焙?,將鍋里的熱水個盛了出來。

    肖巖將熱水給端出去之后就告辭離開了徐家,他走的時候路過旁邊的大門的時候感覺好像有人盯著自己看一般,可是當他轉過頭,看向那邊,卻沒有看到任何人。肖巖搖搖頭,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等肖巖走遠之后,田歌才打開門,看了一眼肖巖的背影,然后又朝徐家看了一眼,臉上不由的露出嘲諷的笑容。

    晚上徐有承回來的時候臉色就不太好,結果還沒到家門口呢,就被人給攔下了。

    徐有承看清來人,眉頭瞬間就皺了起來,他理都沒理田歌,繞過她就想離開。

    田歌在這里等了半天了,怎么可能讓徐有承就這么走了?因此,在徐有承馬上要繞開她的時候,她直接伸出手抓住了徐有承的衣裳。

    “松開?!斃煊諧械納舨淮魏胃脅?,可是若是張月娥在這里的話,就能聽出,徐有承基本上已經在爆發的邊緣了。

    “有承哥~你就這么怕我嗎?”田歌說出來的話七拐八拐的,帶了好幾道彎,甚至還帶鉤子一般,若是旁的男人聽了沒準就已經心猿意馬了,可是徐有承臉上的表情卻是變都沒有變。

    這次,徐有承沒有說話,直接從田歌手里扯過自己的衣裳就要走,因為徐有承用力過猛,田歌又用力往后扯著他的衣裳,結果這衣裳一脫手,田歌就因為慣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喲!好疼??!”田歌狼狽的坐在地上,一臉幽怨的看著頭也不回,連看都不看她一眼的徐有承的背影。

    “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今天中午誰來過嗎?”情急之下,田歌只好喊出這句話。

    見徐有承的腳步停了,田歌臉上露出勝利的微笑。

    “我好疼啊,有承哥快拉我起來?!碧鋦柙熳韉納斐鲆恢桓觳?。

    可是徐有承卻連頭都沒有回,他只是頓了一下,抬腳就繼續往回走了。

    ------題外話------

    還沒捉蟲~等我醒來再捉~!

    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農門福女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