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陌黎九天最新章節。

    陌黎九天奪顏劫第一百七十五章耳目入探聽聞沈陌黎之言,石偷沒來由的心尖酸澀。

    他與沈陌黎相識已有段時間,但他只惜眼下,從不問及沈陌黎的過往與未來。

    在相處的時日里,石偷莫名生出些許情愫,連他自己都不曾發覺,那小近于無的情愫,是由何而生。

    只是石偷又覺得自己背負血仇,與沈陌黎注定是兩個世界的人。

    兩人此刻有所交集,但注定日后要再歸平行線。因而石偷也更愿意遠遠祝福著沈陌黎,將沈陌黎當成與自己共出生入死的兄弟摯友去對待。

    甩開那困擾自己的思緒情愫,石偷道“她與那男子是否認識,又有何干系如今那男子想抓我等去赴死,縱是相識者,也是敵人?!?br />
    鐵石卻是搖頭道“小石頭,你這話可就說錯了。那男子看似聽葛啟的話,其實不過是體內的蠱毒在作祟。想來是有人在那男子體內瞞著葛啟種了蠱毒,引蠱蟲唯葛啟的話是從。葛啟辨不出,老身可是認得那上古蠱蟲?!?br />
    石偷愕然問“那男子全身上下氣力渾厚,可完全不像中了蠱毒的模樣。更何況你又怎知蠱毒不是邪尊所下”

    “葛啟愛子如命,這片畫嶺人盡皆知。蠱毒對人體的損傷,他闖蕩那么多年,不可能不知?!碧呤撬檔?,邊觀察著石偷的反應。

    見石偷努努嘴,不知是不信,亦或是想到了些什么,鐵石再續往下說去。

    “葛啟心狠手辣,但虎毒不食子。他若真狠得下心給那男子下蠱,此刻又怎會將末甲支開去往鐵林后方末甲獨身前去,看似變數云集,卻是比起諸畫更安全之所?!碧治齙錳跆跏塹?。

    鐵石的分析,令石偷的心野再次回想起自己的父母。

    對于外人的惡毒,只為救自己孩子一回,那種溺寵至極的愛,恐怕天底下除了雙親,再是極少人能做得到。

    回思亦心傷,石偷揉揉眼角,不讓淚流下。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石偷走到今日,處世剛毅,卻在每每想起那晚屠殺時,總忍不住痛苦欲淚。那血腥畫面,是他一輩子難以抹去的傷。

    不愿再停留在那般話題上,石偷呢喃再問“聽你這么說,那毒可是會奪了他性命”

    見石偷好問敏學,鐵石略為滿意的點頭再道“蠱毒種類繁多,并非每種蠱毒都會索人性命。小石頭,你知識淺薄,從了老身為徒,老身便教你萬千蠱毒,如何”

    那時時不忘招徒入門的架勢,令石偷默然不想再多說話去。

    天大地大,像這般誘拐收徒的,石偷誠是第一次見。然而在這拐人入徒的道上,他還是最悲催的臆想將被收入師門者,這讓石偷有澎湃無奈在心海中堆積。

    見石偷不再說話,鐵石也不再收徒的話題上多做停留,點到為止,說是再多,反令人反感。

    鐵石這多次提及,不過因其見之石偷過喜,才會對石偷多次伸出招徒的橄欖枝。但人世道理,鐵石知悉的也不算少。

    望著轉眼便不見人的末甲,鐵石再道“蠱蟲纏身,因蠱種不同,人體表現亦會有所差異。你見那男子,表現雖是無異,但仔細一看,在他的瞳孔中隱隱有白色光影在蠕動。稍不留神,與其對視者,只會將那白光當成是光照反射,卻是極難想到,那白光會是躲藏在其眼中的蠱蟲?!?br />
    “敢問可有解法”沈陌黎問。

    上古蠱毒,沈陌黎見得并不多,如此隱蔽的蠱毒更是世間少有。但既然適才鐵石問她是否與末甲相識,亦說明鐵石或許知曉毒蠱的破解之道。

    “想必你已知你問話的答案,老身此時若說沒有,你也定不會信。實不相瞞,那惑瞳蠱確有解法,只是解除蠱毒,需要你的一樣東西,就不知你愿不愿意給?!碧吹納磣?,慵懶的往鐵球上靠了靠,淡然道。

    可其話中之意,聽著卻全沒給人輕松之感。石偷心神暗沉下去,總覺得鐵石話中有話,給人壓抑憂擾之感。

    他思慮道“你可千萬別坑害人,否則,你這輩子都甭想收我為徒”石偷雖無意拜鐵石為師,但他確是發現,屢屢以拜師要挾鐵石,屢屢成功,屢試不爽。

    鐵石倒也好似習慣了石偷的威脅,他輕笑聲道“救不救那男子,選擇權在她。與我又無干系,我害她做甚”

    “需用何物,才能化解蠱毒”沈陌黎問。

    她知鐵石說到這份上,必在等著她的這句問。否則,鐵石也不必大費周章,與石偷解釋那么多去。

    “姑娘乃是星族后裔,血脈中有著其余各族所沒有的星蟄。若姑娘愿意,集自己兩滴心頭血,分別滴入那男子雙眼中,即可破了惑瞳蠱?!碧蘊降?。

    取集心頭血,小則傷筋動骨,多則損耗性命。鐵石并不確定,沈陌黎是否會為他人,真去取自己的心頭血。

    但鐵石也不關注沈陌黎取了心頭血后的命數如何,它僅要沈陌黎應下,真取血與末甲即可。

    鐵林后方,相連冰湖湖心。末甲看似身懷絕技,鐵石并不愿末甲找到湖心密道,入了林中。

    早前沈陌黎之所以能順利至湖心位置,不過是鐵石探清沈陌黎體內藏有難測巨力。為減輕自己被鐵林吸食修為的速度,鐵石才想誘沈陌黎入林,將她當做肥料喂了這方鐵林。

    沈牧北以妖力挖掘的洞,最后僅是給鐵石行了方便,讓它將洞延伸到湖心之上。

    石偷的出現,對鐵石而言是個意外。僅是也因為這次出現,讓鐵石會拉攏石偷而放棄了將沈陌黎丟去做肥料的打算。

    蒼蒼歲幕,鐵石只覺得自己的消亡不過早晚。而將自己的本事傳承,才是不負自身的目標。

    然而此時,鐵石也不愿末甲得了機會進到這林子里。林攜百態,它不希望有邪尊的耳目,在邪尊正面發起總攻時,將鐵林里將種種虛實報以邪尊。

    話語間,林外靠前的諸畫已撲殺入林。

    諸畫自打被邪尊收入畫卷后,就在沒了重返為人的可能。在畫嶺中,邪尊的屢屢鎮壓,逐漸磨去了他們對邪尊的抵觸與不滿,讓它們在漫長歲月間,漸漸聽從了邪尊的指命。

    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陌黎九天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