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厭爾最新章節。

    ☆ [·75txt· ]更新快無彈窗☆

    從姜喜那邊下手,顯然不行,她不管結局怎么樣,要讓股份去到陌生人手上,她就怎么樣都不會同意。

    如果姜之寒不同意,股東大會上少數服從多數通過不了,他就算有心變現,那也沒辦法。

    向徑微微沉思,對趙文凱道:"去把最近能用的資金都用起來。"

    趙文凱一頓,了然,不再耽誤。

    與此同時,夏行終于聯系了姜喜:"送你一份大禮。"

    姜喜表情變了變。

    夏行笑得沒什么真感情,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我說過,這個圈子里沒什么真感情。"

    姜喜沉默了好一會兒,緊緊的握著手機,說:"靠你了。"

    夏行沒心沒肺的笑,胸腔顫動。

    ??

    向昀從向父那里離開以后,就直直朝向家開去。

    向母早就已經恢復平靜,正端莊的坐在沙發上,見到向昀,也不過是涼涼一笑。

    向昀見她滿身傷疤,瞳孔緊縮,心疼溢于言表,他走上前,"他打的?"

    向母喃喃說:"阿昀,我要怎么辦,你父親,大概是真的不想要我了。"

    "他敢!"

    "他有什么不敢的?當初他都敢帶那一對母子回來,他有什么不敢的?"

    向昀抿唇,是了,那個女人回來了,所以安分了這么多年的向父,終于又開始蠢蠢欲動。

    他柔聲哄道:"媽,不會有任何人可以傷害到你。"

    誰要是敢來擋路,他就一一鏟除。

    向昀離開的時候,沒有看見身后的向母。神情冷漠,哪里有半分可憐。

    他離開之后,回了別墅。

    趙段剛剛摁滅了手上的煙頭。

    向昀輕挑的挑起她的下巴,嘴角含笑:"段段,你最近聯系的人,都是誰?"

    趙段不動聲色的往后撤:"朋友。"

    他從身后摟住她,說:"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她皺眉,不拒絕。

    向昀帶著她上車了以后,格外警惕。兩個人無聲,卻有情緒洶涌澎湃的在兩個人之間流轉。

    最后車子停在了一處偏遠的荒野,向昀帶著她走了進去。里面沒有什么人,一直走到盡頭,他推開了一扇門。

    趙段指尖微顫,勉強冷靜。

    面前的蘇蓉,氣色還算好。

    向昀問:"你認不認識她?"

    趙段搖頭,平淡極了:"不認識。"

    向昀上前不知道給她注.射了什么,她輕輕的顫抖,嗚咽出聲。大概是痛苦非常。

    趙段偏過頭。

    "一點鎮定劑。"向昀說,"你要是看不下去,可以先出去等著。"

    趙段點點頭,她走出去,拼命走拼命走,走出好遠,撥通手機號碼:"向徑,你快過來,在??"

    "跟誰打電話呢?"向昀卻在這個時候貼上來,親親密密的吻她耳垂。

    趙段動彈不得,微愣幾秒以后,在手機上撥動了什么。

    "段段,你在聯系誰?"

    趙段告訴自己要冷靜,說:"朋友。"

    向昀手往下,搶過了她手上的手機,丟在了地上。

    "你不會背叛我的,我相信你。"他牽著她往回走,回到了那個關著人的房間。他關上門。帶上了手套,"原本我沒想這么做,只是有的人存在,傷害了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人。"

    他微微笑,指著蘇蓉:"你以為這只是一個老尼姑?這個女人,毀了我媽的一生,讓我從小沒有父愛。這個女人,到現在還想讓我媽成為一個棄婦!我本來,不想傷害她的,可是我容忍不了。"

    趙段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放心,我不會要你動手,只是段段,你會不會揭發我?"

    他似乎沒打算等答案,往蘇蓉走去。那個女人,不知道是不是入了佛門,并沒有任何慌亂的表情。

    仿佛是真的,生死有命了。

    向昀一步一步走過去,趙段手心出滿汗,握了握,黏糊糊的,但她的心情好像更理不清。

    她還記得,向昀學的化學專業,對化學反應應該很敏感吧?

    他手上的藥劑又是什么?

    趙段口干舌燥,看著他握住了向母的手,閉了閉眼睛,忍不了了,快步走上去撞開了向昀的手!后者突然受力,后退了兩步。

    他冷眼看著她。

    趙段說:"你這個瘋子!"

    他卻說:"連你也要背叛我么?你跟向徑,什么時候這么好了?"

    原來他一直知道她跟向徑有聯系。

    趙段終于忍不住掉眼淚:"背叛?向昀,你竟然還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提這兩個字?你還妄想什么?我愛你嗎?你找那么多人對我做出那些事情,你以為我還能對你念念不忘?姓向的,別做夢了!"

    向昀臉色不好看:"我找人對你做過什么了?"

    趙段盯著他笑:"向先生貴人多忘事,的確忘記了曾經找過好些個男人找我一夜風.流吧?我不介意提醒你,就在你向昀的酒吧里,還記不記得?"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向昀如同當頭一棒,他只看見一個男人從她房間里出來,以為她是自愿。

    他說:"我沒有。"

    "那些人手上都有你給的傭金,向昀,那個轉錢的號,我記得清楚,你搪塞不了我。"

    趙段伸手偷偷解開了蘇蓉的繩索。

    她忍住心中對陳年舊事的惡心,趁著向昀出神,對蘇蓉喝道:"跑!"

    可是她被注射了鎮定劑,能跑多遠?何況還是個瞎子,勉強找到門,依舊摸爬打滾。

    向昀抬腳欲追,被趙段死死拉住褲腳,她在心里笑,他不好過,她應該就是最好過的。

    他就這么站著,沒有再走了,過了一會兒,蹲下來,"我會去查,但是蘇蓉,走不了的。"

    趙段抬頭看著他,篤定的說:"未必。"

    未必的,未必。

    誰也不是神,誰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下一刻,車子轟隆聲響起。

    向昀臉色微變。

    趙段得意的笑了,在他耳邊輕聲說:"我在手機里面,開了定位。"

    樓下的人往上走,笛鳴聲讓向昀辨認出,里面還有警察。

    他一頓,想要抱起她,趙段卻怎么都不肯。

    他冷聲說:"跟我走。"

    "不。"

    趙段飛快的拿起他剛剛打算給向母的藥劑,"要我走可以,我先喝了。"

    向昀眼底陰沉,沒有再逼她,繞了后路飛快離開。

    趙段正要站起來,腦子卻一痛,再接著,血涌下來,她踉蹌兩步,一股蠻力拽著她往門外走,再接著,她被人一推。騰空,落水。

    她迷迷糊糊的想,這片郊區,沒有監控。

    ??

    向徑看到那個狼狽的跌落在樓梯上的女人,腦子里一片空白。

    隨即他飛快的跑過去把人抱起來。

    蘇蓉掙了掙,大概還以為是壞人,向徑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控制住她,說:"慧如法師,是我。"

    一個去她廟里兩次,見過她兩次的香客。

    蘇蓉卻在此刻顫抖出聲:"阿徑,我的阿徑啊,媽媽對不起你,還是拽了你后腿,給你添亂。"

    她以為,不相認就不會帶來傷害,想不到,事與愿違。

    向徑雙眼血紅,緊緊擁住懷里人。

    他壓抑了這么多年,想要的,不過就是她的平安,哪里怕她拖后腿?

    向徑最害怕的,是他足夠強大,他想?;さ娜?,卻不再身邊了。

    他說:"媽,我不怕。"

    他說:"媽,有我在,沒有人可以傷害你。"

    這場團聚,他期待了將近十年。

    蘇蓉動容,憐愛的摸了摸他的側臉,向徑乖順的任由她的動作。最后聽她說:"快,里面還有一個幫了我的女人。"

    一堆人蜂蛹去尋找,一無所獲。

    向徑自己在屋子里轉了轉,只看到趙段的手機,最后他走到房間,盯著平靜的湖面,心想,向昀放不下趙段,應該是被帶走了。

    可他還是吩咐人:"周圍再搜一搜。"

    ??

    向徑帶著蘇蓉去了醫院,所有的設備,自然都是頂配。

    他聯系姜喜,想叫她過來看一眼,后者委婉拒絕。

    向徑皺了皺眉,卻迎來趙文凱,后者說:"辦妥了。"

    就等著向徑簽字。

    一份文件,白紙黑字,公司的章已經蓋好。

    向徑沒有立刻下手。

    趙文凱淡淡說:"如果不快刀斬亂麻,反而容易出意外。你知道的,掃清向昀,總是有辦法。"

    向徑神色如常,提筆簽字。簡簡單單的動作,他做起來瀟瀟灑灑。

    "聯系他。"他又丟下這么一句。

    至于是誰,趙文凱清楚,知道是向父。

    向父彼時剛剛接完向昀電話,打算去履行后半份協議,對于他的打擾并不是很高興:"有事?"

    這可真是一個好父親。

    向徑嘴角一側輕微挑起,平淡疏離:"人在我這兒。"

    ??

    向父趕到醫院,大抵因為匆忙,身上一股風塵仆仆的氣息。

    "人在哪?"他滿臉焦急。

    向徑上下打量他一眼,并不在意自己接下來的話會叫他失望:"你應該清楚,她不想見你。"

    向父渾身僵硬,眼中失望情緒盡顯。

    最后他只是遠遠的看了一眼,不太滿意:"找的是最好的醫生么?還有病房情況不怎么樣。要不然我來找人?"

    向徑薄涼的掃了他一眼。

    向父訕訕的說:"我有空再來看她。"

    向徑了然,他手上的股份肯定不會再給向昀,但也不會給他,怕是要被他用來威脅自己。

    他點了根煙,目送他離開。

    再接下來,甚囂塵上的,大概就是恒央股份被稀釋的事。姜之寒的百分之五十,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了,向徑一手獨大。

    可他又干出了件叫人跌破眼鏡的事,轉手又把恒央的股份給賣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這明擺著是不要恒央了,公司成了他的棄子。

    姜之寒聯系姜喜說:"我們得另作打算了,向徑用這一招,說明他棄掉了恒央,打算做大向氏科技。"他嘆口氣,說,"你得明白,對向徑而言,向家再差,也是他家。姜家再好,也終究是外人。"

    姜喜舔了舔嘴角,干巴巴的說:"我知道了。"

    她聯系了夏行。

    向徑也算是處理完了一個段落,趙文凱勸他休息兩天,卻看見他在買機票。

    到這會兒,或許沒有見面的必要,以后會有合適的時間的。

    但向徑還是決定去一趟。

    ??

    趙段幾度嘗到了窒息感。

    她沒暈,卻沒有力氣,只有勉強探出腦袋吸兩口空氣,邊又沉入水中。

    肺部終于逐漸開始火辣辣的,她想,她或許是要死了。

    可她聽見旁邊水聲嘩嘩,有一個人拽著她,往岸邊走去。

    她感覺到他在給自己做心臟復蘇,再然后,他低下頭來給她做人工呼吸。

    親吻得這么小心翼翼的人,她本來應該陌生,為什么會這么熟悉?

    趙段沒想明白,就昏了過去。

    再等她醒來,卻看見一個光著的背影,正在打電話,那個女聲她熟悉,是姜喜。

    趙段猛然驚醒,動作很大。那個男人回了頭。

    不,不是男人,還算是少年。

    他吊著眼梢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最后咧嘴一笑:"姐姐,你醒啦?我想著你可能死了,本來不打算管你,不過不知道為什么,我還是決定下水去看一看,沒死就好,不枉費我浪費力氣,我幾年都沒有為不相干的人做過什么了。"

    趙段翻身起來,后腦勺隱隱作痛:"你到底是誰?"

    他笑,迷倒眾生:"夏行啊。"

    "你的真名。"

    他偏著頭,真真假假的說:"我就叫夏行。"

    趙段抿唇不語,盯著他看。

    他披了件襯衫,點煙,雙腿架在柜子上,幾分漫不經心:"本來我是想看一出好戲的。向昀母親害了你,你說他們母子關系會如何?不過,我覺得這出好戲突然就沒有那么重要了。"

    他似笑非笑,眼底不容拒絕:"我想睡你。"

    他走過來,俯身下來,趙段才知道他力氣這樣大,他拿眼神勾她:"我救你花了那么大的力氣,總不能一點好處都不得。"

    趙段拒絕不了他。

    夏行才真正是個魔鬼。

    他戲謔說:"那個老男人都快要三十了,你能滿足嗎?"

    可是他遮住了所有原來老男人留下來的痕跡。

    趙段在事后問:"你究竟想做什么?"

    他無辜聳肩,又替她檢查腦袋上的傷口,隨意的說:"我只是無聊,想看看戲。"

    夏行想了想,又說:"向昀還愛你。"

    趙段不語。

    "你愛他嗎?"

    他第二次問了。

    趙段說:"愛的,沒有愛,就沒有恨。"

    夏行表情未變,洋洋灑灑的笑著,他說:"真好,我就喜歡看,所有的真愛都不能在一起的戲碼。"

    趙段沒想到向母竟然會來這么一招。她以為的過去。仿佛纏了一層霧,她又看不清了。只有那些面目可憎的人,做著讓她跌落谷底的動作,在回憶里不停的激蕩著。

    趙段喃喃說:"你是在別人的痛苦上取樂。"

    他笑,下巴靠在她身上輕輕蹭她:"沒辦法,我真的太無聊了,只好發掘讓我覺得刺激的事。順便還能讓你知道過去,是不是很好?"

    ??

    向昀在脫身后,終于打算聯系趙段,而后想起,她的手機丟了。

    他不得已皺眉,又想起趙段那會兒臉上的表情,還有她的話,讓他的心一陣一陣的疼,仔細一想,還是恍惚,他恨她的背叛恨了那么多年,可她竟然不是自愿?

    向昀忍不住懷疑她,或者這是她用來讓他分神的計策?

    不管怎么樣,他總要搞清楚,很多年以前,他確實找過一群人,但那是他找來,?;ふ遠尾蝗盟孕釔鵜艿?。

    向昀暗自想著,或許趙段是故意貶低了這群人,給蘇蓉爭取逃走時間?

    他不再拖延,當年的那批人,開始尋找當年那批人,不太好找,難得找到一個,大家叫他阿三。

    阿三說:"向總,我也是為了討債,偷偷回來的。您不要追究我的責任啊,躲過這一陣,我就麻利的滾蛋。"

    向昀一陣心悸:"走?"

    "當年您叫我們不要再出現在這里,您忘了?"阿三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那張臉油膩且臟,讓向昀幾乎要看不下去。

    他微微偏過頭,淡道:"我不記得自己當初有叫你走。"

    向昀想到什么,心尖一顫:"當年你們做了什么?"

    阿三認真答道:"當年我們完全就是按照您的吩咐來辦事的。"

    他松口氣,懸著的心沉下去,看來果然是趙段為了讓他分心編出了這么個借口,他有些諷刺的笑了笑,是不是他的心意太不值錢了,所以她什么都說的出口?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向昀有氣無力的擺擺手:"你先下去吧。"

    阿三說是,猶豫了片刻,說:"能不能再給我一筆錢,還一還債?當年替您做出那事,我們也差一點倒霉。"

    向昀疑惑的皺眉:"什么事?"

    "就是和趙小姐那是,誰知道這女人心眼倒是不小,竟然順手拔了鈕扣,要不是向太太將所有的事情都攔了下來,我怕是還在吃牢飯呢。"阿三有些抱怨的說。

    向昀臉色猛地一變,胸口仿佛被一刀子捅了進去。他說:"你們??"

    "您叫我們好好服侍趙小姐,起先我們還不明白意思,好在酒吧里經過向夫人指點,我們才理解過來,原來是要我們做那.事。不過趙小姐身子弱,差一點就搞出大事了。"

    阿三試著回憶過去,向夫人站在他們面前似笑非笑:"服侍的意思,你們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你以為只是簡單的?;??"

    眾人了然,走進房間,躍躍欲試。

    趙段臉色蒼白,笑著說:"你們放過我吧,我給你們錢。"

    他們說不行:"沒法跟向總交代啊,他要我們一定得服侍好你。"

    然后是笑,不懷好意的笑。

    阿三說:"向先生,趙小姐的事,我們處理的很好。"

    向昀仿佛身臨其境,想起他急匆匆趕到時,滿屋子的味道,她很隨意的站起來,說:"很滿意是不是?"

    他給了她一巴掌,罵她辱她,"從我面前滾。"

    趙段顫抖的穿著衣服,她說:"我滾。"

    向昀受不了背叛,她喜歡男人,所以他給了她一份會讓她"滿意"的工作。也親眼看見她跟各種男人出入各種場合。她總是一副笑瞇瞇的模樣,看上去相當滿意的模樣。

    于是他想,果然私生子都一個德行,父母勾.搭人的本事,所以他越來越討厭那些名不正言不順的人。

    可誰知,趙段才是那個真正絕望的人。他非但沒有拉她一把,反而將她推入更深的深淵。眾叛親離,誰也不愿意給她點希望。

    而她近日來所說的"我愛你",到底是包含了多少惡心?她會不會無數次在他背后想吐?

    向昀不敢想,想一想,就是錐心的疼。

    本以為,是趙段負了他,沒想到,是他害得她流離失所,輾轉風塵。

    而罪魁禍首,竟然是那個,他最尊敬和最信任的人。

    向昀再次回到向家。

    向母見他回來,心情還算不錯,親自給他泡了茶:"怎么又有空過來?"

    "我對不起您。"他說的,是幫忙勸住向父的事。

    向母垂下眼瞼,嘆口氣道:"罷了,你先管好自己的事,至于我,聽天由命吧。"

    向昀沉默了好一會兒,道:"媽,我還喜歡趙段。"他的眼眶有些紅,三十多歲的年紀了,這副模樣還是第一次,隱隱示弱道,"我只拜托您一件事,不要太為難她,她已經受了很多苦。"

    向母的臉色微微僵硬,最后轉為自然:"瞧你說的,你喜歡就好,媽什么時候為難過你?你要喜歡,就喜歡吧,媽媽不會再要求你什么。"

    她心疼向昀的虛弱,抱著他,嘆氣。

    向昀眼神,晦澀不明。

    ??

    姜喜跟姜之寒通電話時,向徑給她發了條消息,叫她下樓。

    她回了句不在。

    姜之寒說:"誰打電話過來了?"

    "向徑。"

    他微頓,語氣不明:"你們到現在還有聯系?"

    姜喜知道他不放心,道:"暫時的。"

    "我不該干預你什么,不過身為你的兄長,我的提醒你一句,不要念著舊情,離他越遠越好。"

    姜喜說:"不是舊情。"

    "總之你要是清醒點。"姜之寒顯然不太相信。

    姜喜知道他這么想的,沉默,然后說:"先掛了,我跟你說的事,你記好來。"

    她放下手機,去床邊掃了眼,樓下的那位此刻就在樓下站著。

    姜喜涼涼的看了兩眼,轉身進了臥室。

    向徑這么有空,還不是因為恒央已經被他撇下了?

    如果她沒有提前準備,此刻大概真正是姜家的罪人了。

    她在床上躺了片刻,然后聯系起另外一位朋友來。夏行接通她電話的時候,不知道在干什么,總之心情還算愉悅:"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

    姜喜聽見那邊一陣聲音,她警惕的問:"誰?"

    "一只貓。"那邊不太在意的說,"有事說事,沒關系。"

    姜喜提了自己的主意,那邊似乎在思考,隨后笑了笑:"我就說,你肯定會走這條路。想了幾個月,還不是這個決定。"

    她不理會他的調侃。

    夏行又風輕云淡的說:"趙段失蹤了,你知不知道?"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她微頓,還沒來得及問什么,那邊就掛了電話。

    姜喜臉色不太好,又去窗臺上看了一眼,向徑依舊在她樓底下待著。

    他說:?我知道你在。?

    姜喜依舊沒理會,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發現那輛價格不菲的車依舊還在樓下待著。

    因為心里有鬼,心虛,所以被迫妥協吧?

    她有幾分不耐煩,最后到底是下了樓。

    向徑在側目看見她的一瞬間,就把嘴里的半根煙熄滅丟進了一旁的垃圾桶。他有點咳嗽,畢竟穿的不多,這幾天天氣又冷,大概是凍著了。

    她站著不動,看見他朝她招了招手。

    姜喜眼底諷刺,還是抬腳往他走去,女人果然都是演技派,她跟往常并沒有什么不一樣,她上了車,問:"趙段怎么了?"

    向徑掃了她一眼,道:"她很好。"

    "很好連我的電話也不接了?"

    向徑頓了頓,也沒有隱瞞,把那天的事都講了一遍。

    姜喜聽完以后,坐在副駕駛上冷靜的說:"你利用完別人,連別人的死活都不顧,還有沒有良心?"

    向徑聽出她的聲音,沒有以往清脆。

    他皺眉道:"這幾天經????"

    "沒有。"她偏過頭。

    "聲音都啞了。"

    姜喜沒說話,好半天沒有動作,向徑去扯她,想叫她轉過來面對著自己,不轉不知道,一轉,卻看她淚流滿面。

    她反而冷淡的擦了擦,若無其事,仿佛不在意。

    這個動作。更加能夠激起人的?;び?。向徑有一瞬間的猜疑,但最后也只是嘆口氣,說:"這次的事對不起,不過我有我的考量。"

    姜喜沒說話,任由他將自己摟過去,躲在他的懷里,面無表情。

    他說:"我帶你去見個人。"

    當然是蘇蓉。

    姜喜想對蘇蓉客氣一些的,只是實在做不出對她好的模樣。

    整場聊天下來,是冷漠的,疏離的,客氣的。但絕對不是一個對待自家人的態度。

    "姜小姐,你多大了?"

    "二十三。"

    "工作了?"

    "無業游民。"

    蘇蓉笑了笑:"我很喜歡你,可不可以叫你喜兒?"

    姜喜張嘴不說話,后者倒是識趣的說:"我見你有些累,要不然你先出去休息一會兒?"

    姜喜如同被刑滿釋放的人,立刻轉身走了出去。

    倚在一旁的向徑才慢吞吞的走到了蘇蓉身邊,替她蓋好被子:"她今天心情不好,往常很乖很聽話的。等你以后有時間跟她相處。就知道她是一個不錯的女孩。"

    向徑從小到大有一個習慣,就是不喜歡在蘇蓉面前夸人,今天的表現,他在告訴她什么,她一清二楚。

    蘇蓉搖搖頭,男大不中留。

    "她心情不好,是你惹到她了?"她無奈的笑,"女人要好好對待,不然有一天,失望了,會走掉的。"

    向徑沒什么心情糾結于這個話題,篤定而又平靜的說:"她不會走。"

    蘇蓉頓了頓,微微一笑,人心最是料不準的。

    女人好哄,絕情起來,卻比什么都要嚇人。

    向徑心不在焉。

    蘇蓉道:"知道你想出去看她,走吧,媽這里沒有什么關系。"

    "好。"他起了身。

    姜喜聽見開門聲時。轉頭看了他一眼。

    他說:"帶你出去吃點東西。"

    姜喜卻說:"對不起。"

    向徑的心情明顯放松下來,他想要她知道,他不僅僅是希望她能愛護他的長輩,還希望她可以得到蘇蓉的青睞。

    她跟著他往外走去,終于又問:"趙段到底怎么樣了?"

    "她失蹤了。"

    姜喜怔了怔,沒有說話。

    向徑柔聲說:"你放心,我一直叫人找著,不會出什么事。"

    到了吃飯地點,他的手機就一直響個不停。

    向徑起先沒接,一直到電話響了三趟,才放棄抵抗。

    趙文凱向他匯報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沉默了一會兒,又道:"不知道是誰,在暗地里不停搜集恒央的股份,看那財力,應該不是普通人。要不要去查一查?"

    姜喜或許是因為不小心,勺子落了地,發出一陣清脆的聲響。

    向徑掀起眼皮直直的看著她。

    姜喜彎腰,旁若無人的撿起東西,喊來服務員,換了一個勺。

    "怕就怕,有心之人借此故意利用姜小姐來下絆子。"趙文凱理性的分析著,畢竟姜喜有多看中恒央,他最清楚不過。

    向徑的視線從姜喜身上收了回去,手指輕輕敲擊桌面,道:"恒央那邊,既然我已經不打算經營,就沒有干預的必要。是誰想一點點的把從我手上流出去的股份聚起來,這都不是大事。"

    姜喜想,向徑手上還留了大概百分之十的股份,他或許打算留著。怎么樣也是條退路,自從恒央股份被稀釋以后,姜之寒手上的百分之十都不到。向徑賣了將近七成,已經放棄了絕對控股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這意味著恒央的主權不屬于他們任何人。

    但姜喜是要這主權的。

    她不動聲色的斂下眉,只要向徑不摻和,那就是好事。

    姜喜暗自盤算,卻突然一陣反胃,坐在她對面的男人立刻站起來走向她:"有沒有事?"

    "沒有。"這回事姜喜的眉擰成一道線,她有點心驚。

    向徑本來沒有想到,但看見她突然變了的臉色,也想到什么了,說:"去醫院。"

    "不用。"

    向徑這回態度卻強硬的很,不由分說的拉著她就往外走。

    姜喜有些激動的直接咬上了他的手腕。

    向徑頓了頓,她是用了很大的力氣,他已經感受到滲入皮肉的觸感,向徑一把將她提到自己面前來,緊緊摟進懷里,哄道:"我們就去醫院看一看,嗯?不要怕,什么事我都會處理好。"

    姜喜心底笑得諷刺,卻什么都沒有說。

    兩人到了醫院,姜喜就被拖著去做了檢查。這個等待的過程中,向徑在走廊上抽了根煙,最后坐到了長椅上。

    跟他一起的,還有另外一個男人。

    后者衣著樸素。跟向徑一起,顯得有些拘謹。

    向徑倒是難得不介意的笑了笑:"陪太太過來做檢查?"

    "是的,二胎。"提起妻子孩子,男人的臉上揚起了幸福的笑容,"一不小心有的,本來覺得養不起,不打算要,但是考慮以后,還是舍不得。再怎么樣,養著唄,不怕過苦日子。"

    向徑笑了笑。

    "你呢,你也是來等你太太的?"

    "正在里頭做檢查。"向徑淡淡道。

    兩個人沒坐一會兒,男人就被叫走了,再接著,一個肚子很大的女人走了出來,跟男人一樣,女人也很樸素,放在生活中大概就是最樸實的一類。但還有一個相同點。他們臉上的笑容也一樣。

    那種幸福的笑容,讓他們看上去充滿活力。

    平心而論,他有些羨慕。

    男人離開前,有些猶豫的轉頭看著向徑,后者笑了笑,說:"再見。"

    余下他一個人漫長等待。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姜喜從里面慢慢的走了出來,手上拿著報告單。

    向徑有點緊張,手有些顫。他目光很沉,等著她過來宣布答案。

    姜喜的步伐有些僵硬,還沒有走到向徑面前,他就快步往前走了兩步,搶過他手上的化驗單。

    向徑掃了一眼,然后盯著姜喜。她有些無措,等著他的反應。

    向徑不喜歡孩子的,可今天他發現自己似乎對孩子并不排斥,他帶著她往外走去:"送你回去休息。"

    姜喜系好安全帶,說:"不喜歡孩子?"

    "不是。"向徑否認道,"我沒有不喜歡。"

    他整理了措辭,有些鄭重的道:"事實上,我還是期待的。不過,我比較希望先有個兒子,兒子好養,女兒我怕我養不好。"

    但萬一要是女兒,他爭取好好養,不會讓她受苦的。

    姜喜一動不動。

    她側目看著窗外,眼底有些冷漠。

    他喜歡什么,跟她有什么關系?

    ??

    姜喜不愿意住向徑那兒,所以他給她訂了酒店。

    高高的樓層,坐電梯也需要好一會兒,向徑似乎有留下來的打算,可她不松口。

    他知道她在介意什么,除了恒央,不會再有其他什么。他保證道:"以后我會賠給你。"

    姜喜垂眸。

    向徑沒有多留,他現在多了一份責任,那些事情,他得要更加加快速度解決,總不能再讓自己在意的人心慌。

    當天晚上,他留在醫院照顧蘇蓉,余光也發現向父偷偷來看過兩眼。

    他沒揭穿。

    蘇蓉雖然看不見,卻能體會到他的愉悅,跟著笑了笑:"你很開心。"

    向徑"嗯"了一聲,淡淡的看著文件。

    可他也有點擔心,他怕自己教育不好孩子,他太自私自我,又太不在乎別人了,他肯定教不好孩子的。

    但他能保證的是,他一定不會讓自己的孩子,跟他小時候那么慘。

    可他還是擔心,不想要女兒,怕女兒吃苦。

    "發生什么事了?"

    向徑想了想,說:"大概算是我活了這么久,除了找回您以外,第二開心的事。"

    他愉快的心情讓他辦事效率提高。

    而姜喜那邊,不知道夏行是怎么清楚他具體方位的。

    他說:"恭喜。"

    顯然已經知道了。

    姜喜說:"這個孩子,我應該,是不會要的。"

    她捂著肚子,表情很淡,不知道在開玩笑,還是說實話。

    ☆ [·75txt·] 更新快無彈窗☆

    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厭爾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