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九如頌最新章節。

    “正式讀書的地方?”孟皇后聞言,遲疑了一下,不是很確定地道,“師兄的意思是……重設弘文殿?再以讀書的名義把二郎和三郎遷往皇子所居???”

    建元帝望著她溫和一笑。

    孟皇后撞了下他的胳膊,高興地道“謝謝師兄!”

    看到周祉和周祥一天天的大起來,她也不想讓這兩位皇子,長于內宮婦人之手。

    只是她一直沒想好怎么說,畢竟不是自己生的,處理不好,夫妻便會生怨懟,卻未料,師兄早就有了打算。

    “既然這樣,那就讓政事堂趕緊的擬個章程出來吧?!彼蛋?,皇后彎著好看的柳眉,瞟了一眼正在廣榻上玩得興高采烈的周九如,又問道,“那伴讀呢,孩子們的伴讀要如何???”

    建元帝道“禮部尚書杜縝的孫子,杜子豐已年滿六歲,興寧侯蘭東林的長孫,蘭恒剛好八歲,他倆又各自是二郎和三郎的表兄弟,進宮陪讀最合適不過?!?br />
    孟皇后露出一副早有預料的神情,點了點頭,選吳妃的外甥和蘭妃的侄兒進宮當伴讀,這對吳妃和蘭妃來說,也是一種安撫。

    “至于天壽……”建元帝凝眉想了半天,還是決定交由皇后挑選,“你就辛苦些,把京里待字閨中的小姑娘,包括孟盧兩家的那些表姐妹們,全都招進宮里住上一段時日。從中挑選幾個性情溫順的,嘴巴嚴緊的給天壽當伴讀,也讓這宮里添幾分熱鬧?!?br />
    熱鬧?

    在一旁豎著耳朵聽父母拉家常的周九如,神情極為詫異。她覺得父皇好像有些小題大做,挑個伴讀,至于把京中的小姑娘都招進宮里住上一段時日嗎?內宮又不是外面的菜市場,可以人來人往。

    讓宮里添幾分熱鬧?她撇嘴,嘴巴嚴緊的人就意味著不愛說話,不肯多說話,那還怎么熱鬧?再說,父皇什么時候愛熱鬧了。

    難道是……她放下手里的九連環,突然跳了起來,太子被她嚇了一跳。

    每年都有官員催促父皇選秀,父皇是想充實后宮?可看母后的神情又不像。

    她敢肯定,父皇話中有話,絕不單單是選伴讀,還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嗎?

    突然有種心跳慢了一拍,腦子不知慢了幾拍的八卦感覺。

    她將視線轉向太子,眼睛像是會說話阿兄,父皇什么意思,你快告訴我!

    太子自小聰慧,又遺傳了建元帝過目不忘的本事,周九如聽不懂的話,沒準,他早已明了在心。

    見妹妹這副傻樣,清冷孤高的太子滿臉的不耐煩,睨著她道“你不明白,怎么不過去問父皇?你可是父皇母后的心肝寶貝,只要你開口,他們還有什么不說的?”

    妹妹年齡小不明白,他心里可清楚的很,明年他就滿十八了,到了可以大婚的年紀,這太子妃也該相看了。

    “我是阿父阿娘的寶,太子殿下,難道就是那傳說中……風雨里搖曳的狗尾巴草?”

    說罷,周九如在榻上跳了兩下,又促狹地吸了吸鼻子,沖著建元帝和孟皇后喊道“父皇母后,好酸啊,怎么這大殿里會有一股子醋酸味?!?br />
    帝后二人相視一笑。

    他們對周九如一貫是驕縱著養,要什么給什么,怕把她管的太嚴,拘了性情,將來失了天家嫡長公主的威儀!

    對于太子,那就完全不同了。在日常的治國理政中,因其是儲君,建元帝有時甚至嚴厲的不近人情。

    太子也明白建元帝對自己的期許。

    正因為明白,他才覺得有些話暫時不能明說。

    妹妹敏感多思,很是依賴他這個兄長,對于備位東宮的太子妃人選,她恐怕比自己更為上心。

    何況自己修練的功法比較特殊,必須臻入宗師,方可親近女色。

    妹妹腦子不好使,又喜美色,不管男女只要長得好看,她就會心軟。要是一個不小心幫了倒忙,那不是適得其反了。

    兄妹倆的眉眼官司,建元帝自是懶得理會,接下來的話,他不想讓他們兄妹倆聽見,便擁著皇后去了偏殿的書房。

    以周九如的感知能力,整個坤寧宮的動靜,她若想知道,誰也瞞不了她。

    好在她這人,因比別人多了一世記憶,故而非常注重個人隱私。不是性命攸關,她是不會動用靈力去窺探別人的。

    她把面前堆著的鍛煉手指靈活性的小物件,都收撿了起來,往榻上一歪,索性什么也不去想了。

    酉末,司膳領著宮人擺了桌,除了周九如愛吃的素菜,也有建元帝和太子喜歡吃的醬牛肉、紅燒獅子頭、八寶野鴨,孟皇后愛吃的養元湯,滿滿當當的一桌面,看著就誘人。

    周九如味覺不敏,只好跟著大家的節奏,吃了一小碗米飯。

    晚膳后,一家人在花園里散步,太子見父皇溫潤的目光一直粘在母后身上,便對周九如使了個眼色,兄妹倆提前問安告退。

    回到太初宮,又是一番洗漱,五月的夜晚,涼爽宜人。

    躺在床上,周九如被千碧和千柔仔細地按摩了一通,瞬時通身舒泰,整個人懶洋洋的。

    待她們走后,夜深人靜時,周九如往寢殿的虛空之處,小聲地喊了句“天真,天行,你們在嗎?”

    掛著紗幔的圓柱后面有道黑影走了出來“公主,只有我一人在,天行追查刺客去了?!?br />
    “木森不是在查嗎?”周九如問道。

    “天行的追蹤術比較厲害?!碧煺嫻幕凹蚪嗝髁?。

    “唉?!敝芫湃縹弈蔚靨玖絲諂?,“人到用時方恨少?!?br />
    “公主,你有什么事,差我去辦吧。宮里角角落落都有暗影,又有大長老坐鎮,我離開些時日也是無妨的?!?br />
    “不需要太長時間,這事兒還非你不可,”周九如向她招了招手,“附耳過來?!?br />
    天真走了過來,周九如抬起右手放在嘴邊,卷成喇叭狀對她悄然說了幾句,她聽罷,身影一閃就消失了。

    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九如頌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