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溺情最新章節。

    ☆ [·75txt· ]更新快無彈窗☆

    秦業皺眉:"要下這么久?""這不算久的,冬天更久,不過,這一場雪后,山里的路就會更難走了。"

    秦業道:"請問大師,有沒有聽過"雪山之吻"這個名字?"

    那僧人眼里閃過一抹異色,但很快又消失了。

    "如果我說沒聽過,秦先生肯定不信,確實,我聽過,但這個東西,從來沒有人見過,你們是來找它的?"

    "是的,我們正是為它而來。"

    "那秦先生恐怕要失望了,雪山之吻只是一個美好的傳說而已,每年來這里尋找它的人也有好幾波,但沒聽說誰找到過,恐怕你們要白跑一趟了。"

    秦業沉默了一下,道:"一定有,而且你知道在哪里。"

    那僧人輕笑道:"如果秦先生要這樣認為,可能你就要失望了,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東西。"

    還沒等秦業回答,他又道:"黑崖我會讓人送過來,沒有其它事的話。秦先生請回吧。"

    秦業看了他一眼,拉過許海心的手,走了出去。

    許海心低低的道:"你覺得他知道,對嗎?"

    秦業道:"他肯定知道。"

    許海心道:"可是他不肯說。"

    秦業笑了:"這世界只要存在這種東西,就一定能找到,他這樣正好打消了我的顧慮,我最擔心的就是這東西不存在,現在看來是一定有的,而且,一般人得不到,既然有,我就有辦法找到。"

    他看了看窗外的大雪。道:"如果真的要下三天,我們就要在這里白白呆三天,實在太浪費時間,在這三天里,我們可以出去探探路。"

    許海心看了看外面,擔心的道:"可是雪這么大,我們又不熟悉這里,也沒有手機,走丟了怎么辦?"

    秦業摸了摸她梳成麻花辮的頭發,道:"宮飛和宮揚如果連這點事都做不了,也就不配呆在宮銘身邊了,你不用擔心。"

    說完。秦業便走了出去。

    一小會兒時間,他又回來了。

    外面的雪很大,他進來的時候身上沾了不少雪,帶著一身的寒意。

    許海心替他拂去身上的積雪,道:"去哪里了?"

    秦業道:"和宮飛他們一起去后面的小路看了下,不行,現在那里的積雪已經到鞋底了,如果真的下三天,恐怕到時候根本就沒辦法進山。"

    許海心道:"那要等雪化了?"

    秦業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這里的這個氣候,只怕十天半月雪也不會化,所以不能等。"

    他頓了一下,道:"我決定明天就進山,一會兒我們要出去,去找一位當地能進山的向導。"

    許海心擔心的道:"可是,這么大的雪,誰會去?"

    秦業道:"會有辦法的,我們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找齊東西。"

    他捧起了她的臉,輕聲道:"你不去,你就在這里,江易林也在這里,你們在這里等我消息。"

    許海心堅定的道:"不,我要一起去。"

    秦業道:"聽話,你就在這里等!"

    他的聲音里透著絕對的霸道和不容質疑。

    許海心明白,她此時說什么他都不會同意的,無數個念頭在腦海中一一閃過,他不讓她去她就不去了嗎?門都沒有!

    秦業喝了一杯熱茶,便又要出門。

    許海心拉住他:"又要去哪里?"

    "去找向導。"

    "我要一起去!"

    秦業猶豫了一下,道:"那好吧,就在這村子里找,不去外面。"

    走到外面時,許海心發現那個叫鄧珠的僧人也和他們一起去。

    鄧珠道:"這么大的雪,你們真的明天就要進山?"

    秦業道:"如果明天不進山,那路就封了,想要進山起碼要半個月以上,我說的對嗎?"

    鄧珠道:"確實如此,這雪如果下上三天,肯定十天半月是沒辦法進山了,可是,如果你們現在進去,就算找到你們要找的東西,也一樣沒辦法出來。"

    秦業道:"天無絕人之路,找到那個東西再說。"

    如果到時候真的沒有辦法出來,他們還有最后的絕招,就是藏在身上的定位追蹤儀,那玩意雖然只能用一次,但定位功能卻是不容質疑。

    "而且,這雪也未必就會下三天。"

    鄧珠低聲道:"這個天氣,只怕沒人愿意帶你們進山,師父讓我盡量幫你們找,我只能去試試。"

    秦業道:"那多謝小師父了。"

    他向阿六使了個眼色。

    阿六從隨身帶來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個盒子,遞給了鄧珠。

    鄧珠剛要拒絕,秦業便道:"不是什么特別值錢的東西,只是在這里生活比較清苦,小師父有了這些,可以稍微替家人改善生活。"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鄧珠猶豫了一下,打開了盒子,眼睛亮了起來。

    里面竟然是一包金葉子,明晃晃的顏色看起來極為漂亮。

    阿六笑道:"據我們了解,這邊的僧人是可以結婚生子的,還可以照顧家人,這一點小意思,還請小師父收下。"

    鄧珠猶豫了一下,還是將盒子放進了荷包里。

    "你們想要找什么樣的向異?"

    秦業道:"自然是找這里最有經驗的,最好的。"

    鄧珠道:"像這種天氣進山,費用是平時的幾倍。"

    "錢不是問題,只要他能帶我們平安的進去。"

    "那就找那個怪人吧,他最有經驗,他一年至少要帶三四個團隊進山,但是他的價格,是普通向導的三倍,加上這種天氣,你們至少要準備十萬塊錢。"

    秦業道:"沒問題,現在就去找他吧。"

    "那跟我來吧。"

    雪很大,路又極為難走,不大的一個小村落,幾個人硬是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到。

    掀開蓋著厚厚棚布的木屋,里面黑洞洞的一點燈光也沒有。

    鄧珠用當地語大聲說了好一會兒話,里面才慢慢的鉆出一個人。

    許海心一看那人,差點笑出聲來。

    只見他穿了一件不知道從哪里搞到的綠色大衣,全身都臟兮兮的,臉上還全是黑炭,就像是剛從灰里刨出來的一樣。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一頂暗紅色的毛線帽子。和綠色的大衣形成強烈的對比,看上去有些滑稽。

    和鄧珠交流了一通之后,他狠狠的瞪了他們幾個一眼,用不太標準的漢語道:"你們想要找死嗎,這個時候進山?"

    秦業朝阿六使了一個眼色。

    阿六會意,道:"我們會給比較高的價格。"

    那人粗魯的道:"不去,給再多錢也不去!"

    阿六道:"十萬!"

    那人道:"一百萬也不去,沒得商量,快走,我要睡覺了,天氣這么冷,別來打擾我。"

    阿六道:"如果我們一定要你帶我們去呢?"

    那人怒道:"一群外地人,敢在我這里耍橫?要不是看在鄧珠份上,我早就趕你們走了,神經??!每個人都想找什么雪山之吻,吻個屁啊,那玩意早就絕種了,已經很多年沒見過了,真是活得不耐煩了,這個時候進山,想死自己去,我的命是很金貴的,快滾!"

    說著,那人就去推阿六。

    他力氣不小,阿六被推得往后退了一步,大衣里的東西也掉到了地上。

    雪地里,那烏黑的東西顯得很是醒目。

    是一把匕首,造型非常奇特,刀身像蛇一樣呈彎曲狀,把柄卻是一只骷髏的造型。

    那人看了一眼,突然搶在阿六之前撿起那把匕首,興奮的道:"幽冥蛇!"

    阿六和秦業對視了一眼,露出極淡的笑意。

    有戲!

    阿六對那人道:"我的,請還給我!"

    那人拿著匕首興奮的道:"你這個哪里買的?賣給我吧。"

    阿六道:"這個國內沒有,就算有,普通人也買不到。不過嘛這是我的寶貝,不賣。"

    那人艱難的吞了吞口水,道:"賣給我,我就差它了,你隨便開個價,老子有錢!"

    阿六道:"我也不差錢。"

    那人嘆了口氣,道:"好吧,有時候錢還真是不好使!"

    他依依不舍的將匕首還給了阿六,道:"你們想要用這個讓我帶你們進山,門都沒有,雖然這個好,但是還是沒有我的命值錢,不賣就算了,快走!"

    還沒等他說完,突然,宮揚手一揮,一把小巧的匕首出現在了他的掌心。

    那是一把通體烏黑的匕首,不到二十厘米,呈圓椎型,小小的刀身竟然有很多個刀鋒,一看就寒意森然。

    這把匕首的手柄也是烏黑的,只在頂端上鑲嵌著一顆黑色的寶石。

    宮揚冷聲道:"那這個呢,值得你冒險嗎?"

    那人只看了一眼,便失聲叫道:"鬼。鬼王!"

    他撲上去就要搶匕首,宮揚一閃身,他便撲了個空。

    看到宮揚收起了匕首,他急道:"給我看看!"

    宮揚道:"它是我的,為什么我要給你看?"

    那個急得直呼氣:"就看一眼,就一眼!"

    宮揚道:"不給看!"

    那人很著急,卻無可奈何,怒道:"你們真的非??啥?,是商量好了知道我要這個東西嗎?你們越是這樣,我越是不想去!"

    宮揚挑了挑眉,拿過阿六的匕首,道:"這兩把匕首,加在一起,你帶我們進山,出來之后,它們就是你的了!"

    那人猶豫了一下,看著宮揚道:"你是誰?這匕首全世界就一把,在那個人手里,你難道就是那個人?"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宮揚冷笑:"他還不配擁有這把匕首,所以,我除掉他,匕首就是我的了,你應該感謝我,如果我不來這里,你這輩子也沒有機會見到鬼王。"

    那人大驚失色:"你是誰,你除掉了他?"

    宮揚道:"這有什么難的嗎?你要不要去,不去我們就走了,這里不只你一個向導,你不去我們自然就要找別人,雖然別人不一定有你厲害,但我們也不是弱雞,只要有大體位置,我們還會有其它辦法。"

    那人死死的盯著匕首,咽了咽口水,道:"你們找不到其它人的,這個時間進山是最危險的,這個時候氣溫不高不低,前些天積雪已經開始融化,上層今天加了新雪,這樣底子就不穩,如果雪太厚很容易雪崩,除了我,沒人敢進去。"

    宮揚道:"你真是會抬高自己,我們只要給高價,錢多了自然有人愿意,不過那時候,你還有得到這兩把匕首的機會嗎?給你十分鐘考慮,十分鐘后,我們就要去找別人了。"

    那人一把扯掉自己的帽子,露出毛氈一樣的頭發,道:"我考慮一下!"

    說完,他便又鉆進了屋里。

    秦業向宮揚投去了贊許的目光。

    宮揚低聲道:"這把匕首價格不菲,秦總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秦業道:"這種東西我能給你弄來不少,你少來騙我,什么世界第一都是假的,真正的好東西你會拿出來嗎?那全在宮家的兵器架上!回去了我會給你補上更好的。"

    宮揚不由得笑了:"果然還是秦總見過好東西,雖然這東西不算最好的,但在普通人眼里,也是一輩子都見不了一次的好東西了,所以,我倒是很期待秦總說的好東西是什么,先說好,我和我哥是雙胞胎,我有,他也得有。"

    秦業瞪了他一眼,道:"少和我談條件,到時候讓宮銘來找我,不就是一把匕首嗎?"

    這時,那人從屋子里鉆了出來,咬牙切齒的道:"去!不過,我要兩把匕首再加十萬,進山太難了,我還得準備東西。"

    宮揚道:"沒問題!"

    那人道:"什么時候出發?"

    宮揚道:"明天早上!"

    那人想了一下,咬牙道:"明天就明天,這雪下得這么大,明天不走,只怕后天也進不去了,你們多準備點吃食,這萬一進去了一時半會兒出不來,我倒是有辦法餓不死,你們這細皮嫩肉的,別一餓就倒下了,到時候我可不負責,我只帶路!"

    他看了阿六一眼,道:"你是負責人吧?我叫貢布,你們叫我阿布就行了,明天早上,在寺廟后面等你們!"

    他指著宮飛宮揚身上的羽絨服,道:"別穿這樣的衣服,換上我們當地的衣服,這樣的話,如果要死了遇到當地人,人家才會救你,不然的話,哼!"

    阿六點點頭,道:"沒問題,明天早上我們等你!"

    說著,他們便要離開。

    貢布追了上來,對著宮揚道:"能不能留下一把匕首做為訂金?"

    宮揚斜了他一眼,道:"當然不可能!"

    那人急得直跺腳,但又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離開。

    一夜大雪,幾乎沒有停過一刻。

    天還沒亮,秦業他們便開始準備進山要用的東西了,每個人都收拾了滿滿一大登山包。

    那個叫貢布的人還算守時,天亮沒多久便等在那里了。

    出發前,秦業對許海心道:"你就在這里乖乖的等我回來,不要亂跑,知道嗎?"

    許海心瞥了一眼后山的小路,道:"如果實在找不到,就早點回來,我們再想其它辦法。"

    秦業道:"不可能,一定能找到,就算把這雪山翻遍,也要找出來。"

    許海心將脖子上的羊絨圍巾取下來,替他綁好,然后緊緊的抱住他:"路上要小心,一切以安全為首要!"

    秦業也緊緊的抱住她,最后,在她額前深深的吻了一下。轉身便走了。

    幾個人的身影越來越遠,沒過多久,便消失在了大雪之中,只剩下一串腳印。

    江易林出現在了許海心身后,道:"姐,我也準備好了。"

    許海心道:"把我的東西也拿過來,出發!"

    江易林飛速的將另外一個背也拿了出來,掛在了自己的胸口:"我來背!不重!"

    許海心瞪了他一眼,道:"什么叫不重?拿過來,我自己背!"

    江易林道:"真的不重,我來!"

    許海心搶過那包便背上了,然后扔給他一根繩子。道:"綁在手上,這樣萬一有人滑倒了,還能拉一下。"

    江易林笑了:"還是我姐聰明。"

    許海心道:"快走吧,我怕一會兒跟丟了。"

    說完,兩人匆匆的走了出去,也漸漸的消失在了風雪之中。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許海心和江易林剛走,鄧珠便和那位住持僧人出現在了他們出發的地方。

    鄧珠低聲道:"師父,真的要幫他們?"

    住持僧人道:"不得不幫,一是因為周先生的緣故,二來,是因為那個小姑娘,她和我佛有緣。"

    鄧珠道:"她一臉病容。想來離死也不遠了,會有什么緣分?"

    住持道:"她手上帶著一串佛珠,全是高僧的舍利串成,那佛珠我曾見過,當時是在一位傳奇的中原高僧手里,雖然現在不知道為什么會在她手里,但那舍利之中,有我們祖師的舍利。本來見了那個,我們應該下跪迎接,用最高的禮儀迎接,甚至,她可以用那個舍利命令這里的所有人,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沒有那樣做,也許是為了給我們一個臺階,也或許她并不知道這其中的緣由,但做人要懂進退和給人留余地,這也算是一種修行。"

    鄧珠吃驚的道:"她身上竟然有那樣的東西?"

    住持點頭道:"是的,但她并沒有拿出來為難我們,所以,盡管當年我們發下毒誓,絕不泄漏雪山之吻的行蹤,可是我們可以引導他們過去,只要我們沒親口說,就不能說明是我們泄漏的。"

    鄧珠道:"可是雪山之吻的確在很多年前就沒有了,最后一朵,也被那家人摘走了。"

    住持道:"所以,就引導他們找到那家人,至于后面他們能不能得到雪山之吻,就要看他們的造化了。"

    鄧珠道:"他們還買下了黑崖,用驚人的價格買下的,想來他們也不是普通人。"

    他拿出阿六給他的金葉子,遞給了住持:"這是他們給我的,師父,這給你,用來給村莊修路吧。"

    住持道:"有了賣黑崖的錢。我們修路的計劃又要提前完成了。"

    他看了一眼陰沉沉的天空,道:"讓雪鷹出發吧,晚了他們就走不到今天能休息的地方。"

    鄧珠恭敬的道:"是,師父!"

    許海心和江易林小心翼翼的順著秦業他們留下的痕跡往前走。

    他們怕被秦業提前發現,都穿上了白色的登山服,還將頭發也用白色圍巾包了起來。

    大雪茫茫,秦業一行人只顧趕路,又哪里知道后面還有兩個人不遠不近的跟著。

    不知不覺,就走了幾個小時。

    江易林拿望遠鏡看了看前面,道:"停下來吧,姐夫他們在休息了。"

    許海心一聽,一屁股就坐在了雪地里。笑道:"早知道就該多鍛煉鍛煉,不然也不至于這么累,還好陳叔的那個藥管用,我吃了幾天后,現在一點也不缺氧了,好厲害啊!"

    江易林小心的拿出保暖水瓶,倒了一蓋子熱水給許海心:"喝點熱水。"

    但他自己,卻只抓了一把雪塞進嘴里。

    許海心將熱水喝了一半,遞給江易林:"不要吃雪了,現在還有熱水就享受一下吧,反正熱水早晚會冷掉的,到時候只能吃雪了再說。"

    江易林看了看瓶蓋,慢慢的喝了一口水,但最終,他的唇慢慢的貼在了她喝過水的地方。

    許海心拿著望遠鏡正觀察秦業等人的動向,又哪里看到得江易林在做什么。

    兩人吃了點餅干,還沒好好休息,江易林就看到秦業一行人又出發了。

    他們也只好站起來跟著趕路。

    就這樣,八個人,分成了前后兩只隊伍,在雪山上慢慢的前行。

    天快黑的時候,貢布停了下來。

    他看了看天空盤旋的雪鷹,道:"奇怪了,這幾天雪鷹是不可能出來的,算了,不能走了,再往前走就沒有能角落的地方了,這附近有個山洞,我們進去在那里休息一晚上吧。"

    秦業道:"那就休息吧,大家吃點熱東西。"

    很快的,貢布就帶著他們找到了那個山洞。

    山洞入口很窄小,只能供一人通過,但里面卻比較寬敞,就算住二三十人,也沒問題。

    阿六和宮飛拿出了酒精燈和小鍋,在外面取了些雪打算燒水。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有人小聲說話的聲音。

    聲音極小,但幾個人卻聽了個明白。

    "他們去哪里了?怎么突然不見了?腳印在這里就沒有了!"

    "是啊,怎么辦,難道走丟了?"

    "要不然先找個地方休息吧,實在不行,我們只好原路返回??"

    幾個人一聽到這個聲音,不禁面面相覷。

    突然,秦業站了起來,飛速的出了山洞。

    ☆ [·75txt·] 更新快無彈窗☆

    沸騰文學網 巴列卡诺vs维戈塞尔塔 www.ybtswp.com.cn最快更新溺情最新章節。